对话Twitter创始人: 谁说闷骚的孩子不能玩转世界

你或许知道Twitter,这只在世界各地自由翱翔的小蓝鸟,仅用140个字彻底改变了人与世界沟通交流的方式,让有干货无影响力的用户有了参与业内大咖圆桌讨论的可能性。

 

你或许也知道Square,这个呆萌可爱的正方体移动刷卡器,它让每个手工艺人都可以无痛点的收钱,不再因为无法刷信用卡,而残忍地拒绝买家。

 

(上图为我给Jack画的丙烯画像)

 

 

帅气低调的Jack是个细节控

 

我大四那年,和普林斯顿大学创业俱乐部一行十几人走在旧金山的Market Street上,心情像贴在蔚蓝晴空上的白色棉花糖。想到马上要见到硅谷帅气又低调的男神Jack Dorsey, 心里充满了激动和期待。

 

移动支付新秀Square的总部离社交媒体巨头Twitter很近,同在Market Street上,而Jack是这两家“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其含金量不言而喻。到了Square, 一个美女接待我们,当她让我们用iPad填写访客记录并电子签名时,我顿时觉得大开眼界,“这做法太高逼格了,硅谷科技公司真的好先进。”

 

我们到达会议室时,发现Jack已经在等着我们了,他穿着浅蓝色衬衣配着藏青的毛衣,碧蓝而深邃的眼睛,双手交叉十指紧扣端正地坐在会议室磨砂白长桌的一头,自信中略带着目光的回避。这一切都是我想像中的Jack, 帅气、沉稳、自信中夹杂着与生俱来的内向、追求极致的性格。

 

在他的背后是各种正方形(Square),这个小细节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再环顾四周,发现了更多细心的摆设和装饰品:金门大桥的模型(结实又精简设计的代表)摆放在一个有方形图案的红木桌上,此外还有美国著名画家Rothko鼎鼎有名的正方形油画, 和包含正方形图案的地毯。

 

 

在办公设计过程中对细节给予这样高度的关注,承载了一个公司的哲学,更透露出创始人的思考深度和精益求精的品味。在接下来满满60分钟的圆桌讨论,我盯着Jack深邃的蓝眼睛一直没有走神。

 

和一群第一次来硅谷的大学生交流1个小时,对于大忙人Jack来说算是个破例。Jack日理万机,他既是Square的CEO, 也是Twitter的执行主席。身兼多职的他,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6点做瑜伽,然后去Twitter工作。下午2点去Square工作。一人在两家明星公司担任重要职位,他的毅力和精力充沛得令人惊叹。

 

这一个小时的交流让我深深体会到了Jack对细节的重视,他对产品细节把控达到痴迷的状态。他说:“Make every detail perfect. Limit the number of details.” (“把每个细节做到完美,同时控制细节的数量。”)

 

Jack组织团建时,没有选择员工野餐或者橄榄球比赛,而是带着整个团队去了Lands End金门大桥, 让大家在金门大桥面前仔细思考。

 

 

作为忠实粉丝,Jack的会议室摆放着一个精致的金门大桥模型,他指着模型告诉我们,金门大桥的奇妙之处在于人们每次开车穿过大桥时,不会担心从A开到B,桥会不会塌下去,而只是想着开到B端。

 

走到艺术和工程的十字路口,你会发觉最好的设计往往是你感觉不到细节的存在。这样的设计很纯粹,很本真。人们每天穿梭在车水马龙的大桥上,欣赏着它的极简设计和变幻无穷的美丽景色。一个好的软件也应该如此,比如说人们用Twitter写一条简单的信息,与这个世界分享、建立联系、互动。那一秒,没有人会刻意地去研究这个软件的简洁性和功能性,那一秒,人们会觉得这个软件用起来自然而然,随心随性。 “It just works.”

 

 

谁说闷骚的孩子不能玩转世界?

 

Jack性格极其内向,他在媒体采访中多次承认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沟通没有在线上自然。然而,正是这个内向的工程师美男子彻头彻尾地改变了世界各地人们交流和连接的方式--随时随地发送信息,并且及时让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看到。

 

 

通过Twitter,了解到全世界的人们在想什么、做什么、关心什么、马上要去哪里etc. 这也是Jack最自豪的地方。

 

Jack从小喜欢独处,用他的话说“很多时候,喜欢一个人白日做梦(dreaming)和思考(thinking)”。还是小孩时,他就不喜欢美式橄榄球,而是痴迷于研究地图和火车的声音。

 

Jack经常拉着弟弟去家附近的火车调度中心,仅仅为了拍摄呼啸而过的火车。Jack一直对火车驾驶员与调度员通过无线电传达地理位置的方式着迷,他很惊奇这些通讯都简单明了的表达了 -- 他们去哪、正在做什么、他们现在在哪里。

 

从研究火车开始,Jack一直探索现实生活中事物的规律(how things work),并转化到网上的虚拟世界– 我们都有短信和手机,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更新我们的地理位置、在做的事情、要去的地方、当下的感受;然后,发送给全世界。

 

这就是Twitter起源的灵感。

 

 

从热爱到行动, 一套代码搬去纽约城

 

Jack对各种机车、警车和出租车尤为入迷。他8岁开始自学编程,初中的时候做了一个记录救护车在地图上位置的应用。19岁那年,作为工程师的Jack,发现了纽约调度公司网站的安全漏洞,几经周转找到联系方式后,他写了一套代码,直接发给了这个公司的CEO和董事长,告知网站的漏洞和补救方法。“you have a hole in your website, this is how to fix it”

 

一周后他得到公司的offer,从中西部的老家密苏里州转学去了纽约大学,从大农场到繁华的纽约。 Jack回想起来依然觉得像做了一个诡异的梦,“美梦成真的速度也太快了!”

到了纽约大学后,他第一次爱上了这个流光溢彩的大都市。Jack说,纽约是一个电力十足的城市– 就好像雷雨交加的天气,你坐在车里,窗外的世界纷纷扰扰,嘈杂不堪,但你屏蔽了所有的杂音,平静地感受着充满活力的电流,像流过街道的雨水,注入这城市的心脏,也注入你的心里。

 

 

创业大咖与咖啡的不解之缘

 

Jack和咖啡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4岁。Jack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他妈妈的咖啡馆打杂。他15岁开始给咖啡馆常客 -- 玻璃工艺师Jim McKelvey编程。20年后,Jim因为无法用信用卡收他的手吹玻璃的款项烦恼时,Jack决定创立Square让每个人都可以无阻碍的成为商人。

 

 

在湾区工作的朋友们,可能熟悉第三波咖啡中大名鼎鼎的Blue Bottle(蓝瓶子)和Sightglass。这两家咖啡馆都和Jack Dorsey这个名字相关。 Square Stand产品(下图左下方白色的iPad+站脚,正在优雅地取代美国的POS机)的第一个试用点就是位于旧金山“中关村创业街”附近Mint Plaza的蓝瓶子咖啡馆。 咖啡馆是Square产品的线下用户体验试验地。

 

上图为Square的官方Twitter转发我照的Square Stand在洛杉矶Venice硅滩的咖啡馆Menottis。

 

同时,Jack投资了湾区咖啡馆界的“女神”Sightglass,这里每天都有各类潮人+设计师+科技新秀出没。 Jack十分看中在咖啡馆这个空间和场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 。

 

“Life happens at intersections; it’s important to recognize what’s happening in that intersection and determine what to do with it.” (人与人的接触和互动带来很多感悟和观察;我们需要留意这些互动的地点(比如咖啡馆),然后为这个场景的需求设计产品。)

 

在咖啡馆买咖啡的过程是Square刷卡器的使用场景的一个缩影。 Square在逐步取代POS机,当你走进一家咖啡店,不拿出钱包也可以顺畅地付钱。

 

对于Square产品愿景,Jack也经常举喝咖啡的例子,传统付钱的步骤繁琐,一杯咖啡拿到手上可能都凉了。他的愿景是当大家去咖啡厅的时候,可以在手机用Square付钱,并且咖啡馆会知道你最喜欢的口味。现在Square产品频繁出现在各个咖啡馆,也是Jack多年夙愿的实现。

 

 

画家与创业者的心有灵犀

 

 

Jack让我第一次找到画家和创业者的相似处:一个想把自己看到的东西用画笔展现给世界,另一个用产品展现给世界,并且坚信这个想法。

 

画家和创业者在和世界打一个赌,因为很多成功的idea在开始都曾被认为是荒谬的,比如iPhone刚发布时,微软老总Steve Ballmer认为没有人会愿意花如此高的价钱去买iPhone;市值100亿美元的分享经济鼻祖Airbnb,在早期被众多风投认为“打开家门让陌生人住在气垫床上多么不可思议。”

 

圆桌讨论快结束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向他提问。 我问他,你这一路走来有导师嘛? 他列举了纽约知名风投Fred Wilson 和资本大鳄 Ray Chambers, 我觉得很受启发的是,Jack会和他的一些mentor养成每个月通话一个小时的习惯。

 

面对创业的起伏,他说“每次经历都是帮助我们更好的前行”。

 

专栏作家:苹果姐姐,穿梭于硅谷和中国的媒体人,用画笔和第三只眼记录硅谷创始人故事和公司文化 公众号ID:AppleSister_  知乎:郑辰雨


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