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最流氓的CEO了,他还把自己的流氓做成了产品。。。

本文转载自差评(微信号ID:chaping321)

 

权力,财富,放荡不羁,帅性而为,做梦都想往身上贴的标签,他全有了。

 

 

你也许不知道 Sean Rad  ( 肖恩·拉德,下文简称肖恩 ) 。

 

但是国内的一款陌生人交(约)友(炮) App 陌陌,相信各位差友们肯定很熟悉。。。

 

而肖恩所开发的 Tinder 走的就是这个路线。

 

这款 App,可以让你玩上 “ Yes or No ” 的翻牌游戏。。。(就不说谁抄谁了。。)

 

Tinder 可以根据用户习惯,每天为你推荐周边的异性,当你喜欢这个人时,就向右滑动,不喜欢就向左,而当对方同时也喜欢你时,你们就成功配对了。

 

肖恩曾说:“ Tinder配对就像一个优雅的性暗示,避免了人们搭讪被拒绝的尴尬。”

 

这么屌的约炮黑魔法,要是在差评君内敛的学生时代就有的话。。。真不敢想象会做出什么事情。。

 

而肖恩本人也通过 Tinder 成功约到戴尔公司总裁千金艾丽克萨·戴尔,并确定恋情,成为约泡界的一段佳话。

(这难道就是有钱人的寂寞吗。。。)

 

17岁时,拉德进入南加州大学攻读商科,那时的他苦练吉他,梦想成为一位摇滚歌手,但是可能觉得混娱乐圈太屈才了,最终掉入了科技汪洋。

 

2006 年肖恩辍学(这个梗啊。。。)创办了 Orgoo,该公司提供电子邮件服务,结果是以失败告终。

 

然后不服气的肖恩,又创办 Adly,这是一家营销广告公司,为各大品牌与娱乐名人牵线搭桥,在Twitter上做广告。

 

肖恩曾让说唱歌手史努比狗狗发布推文介绍丰田汽车的轮辋,又促成了金·卡戴珊与 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连续剧《废柴联盟》(Community)造势的广告。

 

但是就在 Adly 前景正好的时候,他却因为 “ 不喜欢与明星、品牌打交道 ”的理由,随手 200 万美元卖掉了自己的股份。

 

肖恩曾表示自己对于「约炮文化」研究颇深。

 

按肖恩自己的话说:Facebook 只适用于熟人社交,却完全忽视了陌生人之间的需求。

 

为了表现自己的性格,解决这个问题,然后。。。Tinder 诞生了。。

 

某种程度上说,创业经历,年轻,精力充沛和放荡不羁的个性,也促成了他 Tinder 最佳代言人的身份。

 

他曾经在访谈里吐槽 Snapchat 的道貌岸然:

没错,阅后即焚就是我用来发小黄图和写羞羞文字的。

 

他还大放厥词地调侃 Instagram :

你能想象没有伴侣的生活吗?Tinder 和Instagram有本质上的区别。

 

在一次电视节目采访中肖恩曾说:“人与人之间的吸引力非常奇妙,我曾经对一些... 呃…。”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Oh,yes!Sodomy!(鸡奸) ”

 

记者奥斯汀· 凯尔(Austin Carr) 曾撰文:“ 一家大公司的CEO说话如此毫无遮拦也是蛮让人吃惊,但肖恩就是这么真实。”

 

年轻的差评君也完全不在意这档子事,甚至崇拜这位满嘴Fuck,“劣迹斑斑”的CEO。

 

不过,口无遮拦的拉德,使 Tinder 和 Match 集团(Tinder母公司)的公众形象很不健康,而且 Tinder 成长太迅速了,随时有可能脱离控制。

 

这些让Match集团董事会很头疼。

 

于是,就在拉德准备为 “ 福布斯30岁以下创业者峰会 ” 演讲前的一个小时,Match 集团 CEO 山姆·雅甘打来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拉德,你被撤职了。


(能想象么,当时他还在演讲上大谈什么未来规划。。)

 

“What?Shit...,Bitch...,Fucking...”

 

下台后,发飙的他回到酒店,喝了点水,又和他最好的朋友、前 Tinder 首席营销官贾斯汀·马丁宣泄了一夜。

 

但是,肖恩的困境,也正是这位好朋友带来的。

 

在 Tinder 创立初期,惠特尼·沃尔夫加入 Tinder 团队,很快成为营销副总裁,她与上司贾斯汀·马丁热恋,并且和肖恩及其女友戴尔(戴尔公司千金)关系也非常密切。

 

结果沃尔夫与马丁分手后,指控马丁虐待她,拉德和 Tinder 也被牵扯进去。

 

最终沃尔夫和马丁都离开了 Tinder,只不过沃尔夫获得了100万美元赔偿。(差评君真想在这里插播一首 爱情买卖。。 )

 

逮住这样机会,原本就因为他的不良作风和外界坏的口碑颇有微词的董事会,秘密召开会议: 一致认定,Tinder 需要引入一位新的CEO,让拉德把精力集中在产品上。

(就是这几个人,利用了那档子事,扳倒了肖恩。)

 

肖恩很不甘心,赶往 Match Group 总部大楼。他说:“一切进展得很顺利,公司的业绩增长迅速,我们即将推出创收机制。”

 

当然,失败了。

 

据一位知情者透露:“ 如果没有发生性骚扰诉讼事件,Match Group 想要扳倒拉德会很难。”

 

在很多人劝他离开 Tinder 的时候,一向任性的拉德,出乎意料地选择了留下来,做了 Tinder 的产品经理。

 

并在去年的 3 月3日,Tinder推出了付费高级版本Tinder Plus, 新增的“撤销”和“旅游”功能,差评君都觉得很赞。

 

撤销功能类似 “后悔药”,就像:设计总监挑了无数个版本后,他仍然有权选择之前浏览过的几个版本。

 

而名为 Passport 的旅游功能,则是打破了地域的限制(不知差友们有没有兴趣,约个外国人学习外语?)

 

但是,它的收费机制:

美国18-29岁的用户每月需付$9.99,而超过30岁每月付$19.99;

 

呃,这样的区别对待,差评君也算出你有一难。

 

果然,一时之间,Tinder 歧视 “大龄未婚青年” 的舆论四起。

 

Tinder官方的回应是:“ 低价是为了照顾没钱的年轻人,而年龄稍大的有这个支付能力了。”

 

恩,这个解释,差评君给满分。

 

但是风波却依旧给 Tinder 带来了很多不好的影响, 董事会觉得是时候重用肖恩来挽回局面,而且这个大男孩貌似也成熟了。

 

于是,去年八月,拉德再次担任了Tinder的CEO。

 

然而,就在 Match Group 进行上市 IPO(首次公开募股) 的前夕,肖恩又向媒体大放厥词 “ 我与二十位前女友不得不说的秘密和一些其他深夜档故事 ”。。

 

这么疯狂的言论,差评君都有点同情 Match Group 了。

 

媒体炸了锅之后,母公司连夜发公告给美国证监会,撇清拉德与 Match Group的关系。

 

拉德也意识到错误:

“是我自己搅黄了所有事,因为我才有了这些偏见的存在。”  

 

他还坦诚,他曾同时和4个女人交往,还说“都是真爱”。他一直坚称自己是一个非常浪漫的人,并且愿意随时安定下来生儿育女。

 

你约炮,你被告,还说自己很纯良。

 

但实际上,和拉德最为亲近的女性只有他的母亲。去年拉德和母亲同游罗马,他们两人共住同一个房间。看到母亲凌乱不堪,堆积如山的化妆品,他觉得难以接受,想过逃走(拉德有强迫症),但是他留下来了。

 

他说:“ 我感觉那样做很不好,我已经有太久没见到母亲了。我想做一个好孩子。”

 

嗯,肖恩是个孩子。。。

 

他并不会某天早上醒来吼到:我想成为一名企业家 !

 

肖恩只会这么说 “ 我特么就想解决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