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夫妻靠着一把剪刀,把事业开到了12个国家

 

小探最近遇见了一个理发师,他不仅拥有25年美容行业经验,是一家美发店的老板,是一本亚马逊上美容行业畅销书的作者,更是一个拥有美容行业博士学位的博士生!

 

是的,美容行业也有博士学位……(小探孤陋寡闻了)

 

还让人称奇的是,他跟妻子创办了一家美容美发行业的B2B公司shearshare,正是这个APP,让自(bu)由(ji)的各类设计师们,不受地点限制,想到哪工作就到哪工作,成为美容美发店的“uber”设计师。美发店里的椅子,再也不用担心被闲置了。

 

美容行业博士Tye Caldwell和他的妻子

 

美发店曾一天空置5张椅子

 

说起创立shearshare的缘由,创始人Tye Caldwell还记得非常清楚。2012年末,在德州拥有一家美发店的他,看着店里一天闲置高达5张椅子而发愁,到底怎样才能有更多的顾客呢?

 

有趣的是,正好一位朋友来电,询问他美发店是否有空椅子可以出借给另一位发型师朋友,因为那位发型师需要在德州工作几天。

 

这就得先介绍一下美国美容美发行业的运作模式了。当设计师考取相应的工作牌照后,一般主要有两种工作形态:

 

一种是成为固定雇员,店主付设计师薪水;

 

另一种则是设计师跟美容美发院签署合同,约定时间内使用美容美发院的场地,比如周一至周六工作,给店主缴纳一定费用。即使周六不工作,当天费用已经包含在合同里(感觉前者更像国内的发型设计师的工作模式)。

 

Tye告诉硅谷密探,2014年以前,前者居多,也就是较多发型设计师们成为某个美容美发院的固定员工。但2014年以后,发型设计师们更愿意成为“自由”职业者。


于是,当朋友问自己是否可以出借空椅时,Tye想了想,同意了。“既然也有空位,只要确定发型师有牌照就好”。


得益于深耕美容行业20多年,Tye身边总有不同的设计师朋友。空椅子从出借两天,到出借一周。随着出借模式的频率增加,Tye有时还拉上身处咨询行业的妻子Courtney一起帮忙。因为出借前,需要跟设计师沟通工作牌照、自己店里已有的工具、设计师需要的工具、出借的价格等多种事项。


这样断断续续出借近一年,Tye在想,或许应该用一个APP来帮忙处理这些前期事项,仅靠人工处理的话,太累。但Tye搜索了很多应用程序,发现并没有这样一个产品提供给设计师与美发院之间交流。更多APP关注的是消费者的预订、美发师上门等服务等,这些都是2C的。

既然没有,自己开发一个,如何?夫妻俩特意咨询了身处硅谷的工程师朋友,朋友建议他们行动,因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市场。于是,就有了shearshare。

 

 

 

吃了一年“土”

 

要有APP,就要找专业的人来设计。妻子Courtney曾为不少科技公司做过咨询、品牌方面的服务,于是他们顺利“租”来了专业的工程师,替他们写程序。

 

没错,目前shearshare仅有夫妻俩作为一二号员工,连工程师们都是租来的。在他们看来,这样更为高效,也更省钱。而有丰富行业经验的Tye则负责起了用户界面的设计工作,因为他知道什么要素是美容院和设计师们更关心的。

 

APP 首页,设计师仅需要输入希望工作的地点,再进行下一步筛选。

 

 

                                                                  APP内页,设计师自选时间,以及根据拥有技能牌照进行筛选

 

但开发APP的价格并不便宜,Tye告诉密探,为了开发APP,近一年时间里,前后共投入了115万美元,这是夫妻俩所有的积蓄。(租码农真不便宜啊……)

 

积蓄陆续投入,家庭开销就需要削减。妻子Courtney想出了各种方法节省开销,比如仅吃米饭和豆子包裹成的卷饼(rice and bean burrito),他们这一吃就是一整年。(曾经在墨西哥三天内吃过10个taco和burrito的小探认为,这真是一年内都不想再碰的食物啊……)

 

Tye和Courtney有个16岁的儿子,他们很欣慰地说,儿子非常懂事,在告诉儿子决定创业后,儿子跟着爸妈一起吃了一年的卷饼,还时不时去爸爸的美发店帮忙,是公司第一个实习生。

 

随着APP逐渐走上轨道,Tye和Courtney不用再吃卷饼了,但他们都已成为了素食主义者。他们笑着告诉密探,把APP做出来就是他们当时的最优先级,所以为了这个目标,总需要牺牲一些其他东西,这不值得惊讶。

 

靠口口相传拓展到12个国家

 

shearshare从去年9月测试版上线至今,有900多个下载量,其中150名左右的是美容学校毕业的学生。数字看起来并不庞大,但这都是设计师们口口相传的结果。


Tye告诉硅谷密探(微信公众号ID: svs-007),经营美容美发行业更像是经营社区事业,因为平日接触的都是设计师、美容师、美容美发店的店主,大家有相似的特征,所以一旦一个产品好用,会朋友之间互相介绍,十分紧密。


有了shearshare之后,美发院的闲置率真的下降了吗?Courtney告诉密探一系列数据:在美国美容美发行业,平均每天有40%的椅子闲置。从用户反馈中看到,有店主比未使用之前增加了3倍收入,而设计师们平均每个月能省下105元。“因为他们不再需要签署固定合同了,他们想什么时候工作,就什么时候工作。”


当设计师跟店主熟络之后,还会愿意用他们的APP吗?Tye说,自己并不担心“逃单”。

 

 

原来,设计师在APP上面无法看到店名,确认预订后才能看到。Tye自己做过店主,明白店主只是希望出租椅子、收钱,并不希望打理太多事务。

 

当前,事务沟通都由shearshare代劳了。店主通过APP轻松收取出借费用,shearshare则向设计师和店主共收取20%的服务费,这也是shearshare的盈利模式。至于顾客,在享受设计师的服务后,直接向设计师付款。

 

虽然目前就夫妻俩两个员工,Tye和Courtney想尽办法拓展市场。他们用同名Instagram,在上面展示新加入的美容美发店和设计师,帮助他们推广;还亲手给每一个新加入的美发店写感谢信,赠上带有logo的贴纸。

 

第一个国际客户,位于英格兰的美发店店主就是通过其他朋友的介绍加入的。随后,德国、法国、澳洲、新西兰、马来西亚、迪拜、俄罗斯……目前共有12个国家,300个城市的美容美发店主加入了这个平台。

 

随着巴黎入驻店主增加后,有店主提出,希望Tye和Courtney能够亲自来交流一趟,毕竟Tye是一位知名发型师。Tye和Courtney飞去了巴黎,在当地举办了一个小型的社区活动,邀请不同的发型设计师参加,部分设计师还给消费者免费体验,连Tye也亲自上阵剪头发。这一趟成行后,巴黎的美容美发店主增加到了30多个。

 

 

 

在创立shearshare之前,Tye已经在弗吉尼亚州的一所美容专业大学修读博士学位,该学位除了需要修满相应的课程和足够的教学时段之外,还需要20年以上的业界经验。2016年10月,Tye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

 

Tye和家人在毕业典礼上,右二为妻子Courtney

 

如果不是创业,Tye大可以继续去美容学校教书、开课。但他告诉硅谷密探,创办shearshare,让更多美容学校毕业的学生,通过APP找到适合的工作地;让设计师们,能随心所欲去各地工作而不被场所限制;更可以让身边的美容美发院朋友不至于因闲置而关闭店铺,这一切都值得。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自己对美容行业的激情与热爱。

 


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