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亿独角巨兽Pinterest CEO独家专访 ——关于上市的抉择,疯狂的私人市场和给创业者的箴言

掰着指头列一下硅谷目前最有价值的私有企业,Pinterest绝对在前五个手指的计数范围之内。这家公司在上一轮融资(2015年3月)时估值已达到110亿美元,并且投资市场还在持续看好它的发展前景。Ben Silbermann是Pinterest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CEO。4月初他在旧金山的Pinterest总部接受了专访。

 

 

在此之前我们先看一看Pinterest的发展历史,补充一些相关知识。

 

Pinterest是一家图片采集和社交网站,虽然现在炙手可热估值过百亿美金,但公司的发展历程也不是一帆风顺一飞冲天的。

 

2010年3月,Pinterest在公司成立4个月后,仅仅只有数千名用户。和另一家图片社交网站Instagram相比,这个数据就显得更加寒碜,因为后者用同样的时间达到了一百万用户的数量。

 

“2010年3月我们网站上线并且只有3000个注册账户,”2012年Silbermann给一群企业家做演讲时谈到了Pinterest曾经的缓慢增长,“如果我们没有为此准备了四个月,这听起来也许还没那么糟糕;如果不是我一年半前就为了创业辞职,这听起来也许还没那么沮丧……”

 

不过从那之后,Pinterest开始以坐火箭的速度增长,直至达到了1亿的月活跃用户量。随后2015年估值达到了110亿美元,Silbermann和他的团队开始专注于如何把巨大的用户量变现,这被外界解读为为上市做准备。

 

不过实现营收的道路颠簸不平——Pinterest的核心领导团队几经变迁,广告商曾经的火热劲儿也逐渐降温。

 

可是Pinterest仍然在2015年实现了一亿美元以上的营收,增幅达到前一年的五倍!同时关于IPO的传言四起,这标志着投资界对Pinterest的看好。

 

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4月初,Pinterest CEO接受采访,谈到了公司的增长,和未来发展计划,也告知了创业者自己总结出的一些经验。下面是具体的提问和回答。

 

Pinterest联合创始人和CEO Ben Silbermann

 

关于Pinterest的产品定位

 

问题:一开始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有用户开始使用Pinterest,然后它就一发不可收拾成了热门新闻话题。现在舆论对于Pinterest的热情又开始逐渐降低。你怎么看这种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的产品热度?

 

回答:首先,(虽然外界的反应不停变化)有一些事情是始终没怎么变化的。今天我们的公司使命和数年前并没什么差别。我们始终想把Pinterest打造成世界第一的创意池,因为我们希望帮助用户、帮助他们日常的生活寻找创意。

不过随着公司的成长,它在三方面发生了改变。

第一,我们对个性化搜索加大了投入。过去几年我们组建了一只特别优秀的工程师队伍,他们所有的工作就是帮助用户在合适的时间发现合适的、他们需要的图片推送。

其次,手机移动端的转型是我们另一个大幅投入的领域。刚开始Pinterest只有一个网站。但是今天,80%左右的使用都来自手机。五年前我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场景,因为当时Pinterest就等于一面铺满图片的显示屏。

最后,公司今年的主要目标就是全球扩展。我有信心很快我们大部分的用户就是来自海外了。

打造一个全球性的用户平台听起来简单明了——就是走向全球啊。但是对于Pinterest这并不简单,因为它是关于创意的寻找和发现,所以针对每一个区域市场,我们都要搞明白如何获得合适的内容;如何能走对路子进行本地化;我们是否清楚阐述了所提供的服务。要是你从来没使用过Pinterest,你可能只会把它当成一个社交网站,而不是一个为你自己寻找创意的平台。

 

提问:为什么Pinterest不想被当成一个社交网站?

 

回答:我们的工作是帮助你发现创意。这些创意由别的用户提供,但是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得很多粉丝或者哗众取宠。

有很多有价值的服务帮助你和别人进行社交,但是极少有这么一种服务能帮助你实现抱负,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而Pinterest就是要提供这样的服务。

 

提问:当Pinterest发布时,它的网络布局很有创造性。不过从那以后,Pinterest的产品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后为了长远增长,它还需要进行大的变动吗?做个比较的话,你看Snapchat,它发布了三款核心产品:Snaps(发送信息,阅后即焚),Stories(按时间顺序的信息流,可以公开分享)和Discover(为广告商量身打造)。

 

回答:我们一直在试验新的功能。Pinterest的核心是技术上的突破和成就。它是一个互联网级别的搜索引擎,附带着一个推荐引擎,同时还有完整的生态环境。

你可以想想谷歌和Facebook在推荐内容上面临的难题,解决之道就在Pinterest的核心里。

不过回想一下发生过的变化,其实我们增加了很多新功能。但是他们不是特别显著的变革式的功能,往往用户回想起来会觉得,“额,那个功能不是一直都有吗?”

比如说,你以前不能一直通过交流页面发送图片,也不能合并主题板块,或者把主题板块设置为隐私;以前在推送下面没有“推荐的推送”这部分;现在Pinterest有一个“发现”标签,你可以从中发现最好的公开内容。

所以我认为变化的程度还蛮高的,这些功能变化有的很细微,但都是有意义的。

 

关于Pinterest实现盈利

 

 

提问:Pinterest在实现营收的道路上节奏好像很慢,这会对Pinterest的盈利能力造成损害吗?如果重来的话,你是否会更快地考虑让Pinterest实现盈利?

 

回答:不会。我认为我们选择现在的战略有两个原因。

一:我们希望能够专注于核心产品,不断完善用户体验。二:我们发展的时候正是资金很充裕的时候。如果我们当时很缺钱,那我们当然会更快推进盈利的事情。

今天公司的运营已经不需要额外的融资,我们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所以我不需要再那么干了。但是如果有个创业者问我“我应该怎么办?”那么我会告诉他,“你应该弄明白你的公司内部策略如何制定,同时要把它和市场情况做出衡量比较。”在不同市场情况下,比如如果我们的成型发展期是2009年到2010年,我们会采取不同的策略和做法。

到目前为止事情进展特别,特别顺利。收入在2014年到2015年增长了5倍。我认为今年会是很重要的一年。我们是个私有公司,不想做出草率的预测。但是业务方面的进展真的非常好。我特别兴奋的一点是,我们很多用户都觉得Pinterest上的广告是有价值的。

我们也发现广告续约率也非常不错。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你体量还很小,但已经给广告商造成了震动。广告商都是很精明的,他们只会和有价值的平台续约,我们的工作就是让他们清楚看到Pinterest的价值。高续约率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好的价值交换。不过现在我们并不是无事可做了,我们的产品仍处于早期阶段,但我很开心所有进展都朝着一个好的方向。

 

提问:数月前,Pinterest将重心转向了零售商和消费者产品,把它们作为主要广告客户。为什么你决定收窄业务,专注于这些客户?

 

回答:因为在这些领域,我们很有信心能同时为用户和广告商创造价值。这也是一个专注度的问题。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在线广告市场,一些超级巨头在该领域早已发展成熟,这意味着我们要建立的衡量系统和责任体系人们认为早已有了标准。

专注于一些垂直领域,我们可以做得更加深入,而非使用一些现成的东西。我们的打算是以这两个领域作为出发点和支柱,当我们做大以后整个系统就会成熟和拓展。

 

关于上市和私人市场

 

Pinterest员工

 

提问:你知道我必须得问这个:Pinterest打算什么时候IPO(首次公开上市)?

 

回答:我们对此无可奉告。十分坦白地说,如果你拿这个问题问Pinterest的员工,我希望他们的回答会是——他们真心只专注于公司的两个首要目标。一个目标是让公司的海外产品达到很棒的体验;另一个是继续建立持续性的营收模型,让公司能够保持对“创意池”的投资和建设。

 

提问:私人市场已经有点疯狂,一些startups的估值高的突破天际线,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回答:这听起来像陈词滥调,但是市场永远是像钟摆一样摇摆不定的。在我们2008年到2009年开始创业的时候这对我更像一个学术问题,我从没真正见识过市场的波动,只在书中读到过而已。

但是Pinterest成立后,市场的摇摆就是事实。某些时候,想找到投资难于登天;另一些时候这个又相当简单。然后它又开始变难。

在钟摆的运动中,每个人都采取理性的行动。当钟摆向某个方向运动,投资者会将其视为判断估值和获得控制权的杠杆;钟摆转向时,他们又发现了市场的(好的startups)稀缺性。所以市场是可以自我修正的。

 

提问:作为企业家,你的目标一直是某天公司上市吗?Mark Cuban(亿万富翁, NBA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投资人)最近告诉CNBC的人,曾经创业者的目标都是上市,但最近情况不是这样了。

 

回答:上市本身并不是个目标。这只是公司寻找资金发展壮大的一种方式。

但是如我前面所说,我认为在任何时间点人们都会出于理智采取行动。“上市”从来不是目标,“如何建造一家能持续发展投入的公司”才是目标。相当部分的投资资本应该来自公司的收入。当然,正如每一家上市公司都会告诉你的,很多资本来自于对公司价值的预估,这也会体现在公司的市值中。

 

提问:我们的一个“线人”告诉了我们一些关于你的事儿。他说即使Pinterest没有成功,你也会成为亿万富翁,因为有拥有很多特别棒的创业主意,每一个都能变成十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公司。你是真的有这么多价值数十亿的点子吗?

 

回答:在我创立Pinterest以前,我搞砸过很多公司(就是搞砸了,完全没起来过),从中我学到的重要一课是,创意和其背后的执行力一样重要。

对我而言,过去的学习经历告诉我能够把创意执行的很好的高级人才怎么都不嫌多!并且回头去看,好的执行和差的执行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提问:哪个领域已经时机成熟正待变革突破?

 

回答:我认为生物领域正在经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刻。它正要迎来一个类似上世纪八十年代计算机行业经历的发展期。

另外,关于人们拥有一个可负担的、随时随地连接网络的电子设备到底有何影响,我们还在观察的早期阶段。我一直关注着现在全世界还有多少人从未使用过连网设备,现在大概还有几十亿人。我认为,这个领域将会发生一些很有趣的事。

 

给创业者的建议

 

提问:你对于正在经营startups却还没迎来快速发展的创业者们有什么建议吗?他们何时应该决定放弃,何时应该坚持?

回答:我的总体建议是坚持下去,因为你自己的不安全感和惰性,以及周围人的反对,是你应该与之抗争的东西。今天早晨我还在听NPR的广播,主播Shankar Vedantam讲一个关于决心的故事。

决心被当成一种重要的美德,但是Shankar在最后问道,“决心和固执之间的区别到底在哪?”答案往往只能通过回顾来获得。如果事情进展顺利,你会说“那就是决心的体现。”如果你的尝试最终失败,“额,那是搞错方向的顽固不化。”

如果你问任何投资人或者企业家,是否选择坚持一件事就能变得超级富有成功,除非他们能预测未来,否则答案是“很难”。我的基本建议就是选择坚持,即使周围一片反对的声音。

为什么不能有一个简单可行的答案?因为只有事后才知道你的决心和坚持是否正确。

Shankar讲述了牛顿的故事。研究微积分——这是决心;但是他还花了数十年研究把铅变成金子——这就是顽固了。但是做这两件事儿的都是同一个人。

但是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件需要强调的事儿(坚持下去),所以每当有人问我我都会这么回答——除非你在情感或者财务方面无法坚持了,你都应该继续做下去。

 

本文参考自 Business Ins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