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市场听起来很无趣?然而它价值千亿美元,现在有公司要来啃这块大蛋糕了!

iPhone 3G上市之前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然而史蒂夫·乔布斯百密一疏,货运公司泄露了iPhone 3G的存在,使得他大为震怒。这大概是货运行业搞出的最令人兴奋的大新闻了……

 

随着世界各地的商贸交流日益频繁,全球货运已经是一个千亿美元级别的市场。但是,你却很少见到有人公开谈论关于货运的创业想法,或者相关的高科技正在研发。的确,这个行业听起来一点都不高大上吸引人,用媒体的说法,它实在是“太不性感”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家startup,Flexport,能快速崛起一鸣惊人的重要原因,这个市场实在太大,也太需要关注和创新了!

 

货运和大数据息息相关,数据的整合利用可以显著提高货运效率。如果能抓住这两点,货运就会变得更为智能。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可以去做货运并且还颇有优势的原因。而现在Flexport就是看到机会,决意要在这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市场啃下一大块蛋糕了——融资2690万美元,Flexport今年的运输总量有望达到去年的16倍!硅谷最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Paul Graham说,“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创业公司将来会改变世界,而Flexport就是其中之一。”Flexport带来的,除了一个新的硅谷创业神话,很可能也会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到货运行业中来。

 

首先,这家公司到底在货运方面有什么特别?

 

任何超过150公斤的货物就已经无法使用普通的邮局或快递公司服务了——它们被定义为(大宗)货物(freight)。而且从产地运输到终端零售商,大宗货物很可能需要不同公司的不同运输工具,经由海陆空,耗费数月时间。

 

货运更像是组织层面的物流——要在货运的每段行程都拿到最好的运输价格,并且保证每段交接正确无误。货运公司需要和运输工具拥有者建立直接的合作关系,比如卡车司机和大型运货船主。

 

Flexport正在进行的货运业务:黄色海运,红色空运,白色陆运。

 

不过如前文所说,这个行业实在是非常无趣……所以直到Flexport出现之前,货运就是由一堆堆的excel表格、邮件、传真和纸质运货单来完成工作。而整条货运链的某个环节出了一点故障,都是难以发现和解决的。

 

现在,Flexport是怎么做的?它推出一款免费软件,里面包括所有运货商名单,可以搜索和联络;此外用户可以使用该软件下单、安排和追踪所有的货运行程。

 

为什么Flexport能做到这些?因为首先它自己就是货运服务提供商,可以收集这些货运信息。通过自家软件和服务来分析所有货运的路线、价格、运输速度和用户自定义的行程,Flexport可以找出把货物从A地运输到B地最快最有效率的方式。

 

 

并且随着数据收集越来越多,Flexport的路线选取过程会越来越自动化和智能化。但是在突发和必要情况下还是需要人工处理,比如某些中国卡车运输公司不愿意接受电脑和软件办公。此外,竞争对手攻击Flexport无法找出最优货运路线,因为它无法收集到全部完整的信息。

 

但是Flexport的创始人和CEO,Ryan Peterson却是信心满满,“我们给货运这个之前犹如黑匣子一般的行业带来了透明度。并且全世界的经济发展都依赖于全球货运能力的提高。”

 

Flexport起源

 

Peterson涉足“无趣”的货运行业是有原因的——少年时代他就和兄弟一起从中国进货,然后通过互联网售卖这些货物。2005年他还去了中国,在中国呆了两年研究供应链管理。

 

Flexport CTO Amos Elliston(左)和 CTO Ryan Peterson

 

然后Peterson认为货运行业是一块未被开发的金矿呀!他抓住机会,创立了一家货运公司叫做Import Genius。在此过程中他还触怒了史蒂夫·乔布斯,因为Import Genius透漏给媒体,苹果公司正在大规模从中国运货,集装箱里装满了当时尚未面世的iPhone 3G。

 

不过随着Import Genius发展逐渐稳定,Peterson发现,“我意识到最大的问题正向我扑面而来——全球货运实在过于困难,没有软件来管理这一过程。我调查过,没有哪怕一款软件服务于中小型货运企业。”

 

于是经过两年的寻求管理机构认证和Y Combinator的孵化,Flexport就成为了这么一款软件。

 

2016年,Flexport在全球64个国家开展业务,为超过700位客户服务,包括零售企业Ring 和 Le Tote等,运输的货物价值超过15亿美元。240万件玩具和41.2万件玻璃器具现在正经由Flexport的软件平台在全球运输。Flexport已经吸引了包括First Round、Founders Fund、Google Ventures和Bloomberg beta在内的全球著名风投机构。

 

这对Flexport是令人惊讶的成就,尤其是想到Peterson说“我在开始做这事儿一年后才逐渐明白‘货运’到底意味着什么。”

 

竞争对手反应

 

运输界巨头FedEx和DHL可不能眼睁睁看着Flexport做大,不过它们下手还不够快。德国公司DHL以150亿美元的巨款收购了三家最大的货运公司,然后花费了9.6亿美元,和IBM一起搭建一个IT网络,然后这一系列动作以失败收场……DHL放弃了这一项目,勾销了3.45亿欧元的损失。

 

目前Flexport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是Expeditors。Expeditors是位于西雅图的一家全球物流和货运公司,已经上市。目前Expeditors宣布会拿出10亿美元来做货运行业的联网化,但是这家公司骨子里没有科技基因。Peterson评论道,“Expeditors还处在图形用户界面到来前的时代,他们就好像DOS系统一样……软件才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目前已经开始有其它创业公司注意到这片巨大的蓝海区域。他们进入货运行业,但是选取不同的商业模型,侧重点也不一样。比如Haven,它寻求为货物供应商和货运商建立一个直接沟通的平台;而另一家创立于2014年的旧金山公司Fleet也在做和Haven类似的事情。其它创业公司包括Overhaul和TruckrPath,则在协调陆地货车系统。

这些公司对Flexport都不足为惧,它的目标是通过自家的货运软件数据和货运系统建设来做货运界的规则制定者。

 

但是目前,使用Flexport软件的用户只能在软件内预定货运服务,不可以从其它服务商处购买服务。他们只能期待Flexport的自动化智能化流程能带来更低的货运价格。不过客户们愿意多付一点钱换取对他们的货物运输流程的了解和掌握。

 

“全球商业的操作系统”

 

全球货运面临的最大挑战不在于竞争对手,而是必须遵守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不同规则。Peterson谈到他非常担心川普如果担任了美国下一届总统,会如他所说的对所有来自中国的货物课以重税。

 

 

相比于“入侵”货运生态系统的其它部分,目前Flexport打算专精一面。他们希望能尽快用人工智能来监管订单流程和安排未来的货运行程,这样商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对库存进行补充。Peterson宣布,他们要建设“全球商业的操作系统”。

 

Y Combinator总裁Paul Graham说,“自动化货运,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它蕴含的巨大的待释放的潜力。它在全球经济中占有15%的比重,而且是其它85%能否实现的重要限制。考虑到目前该行业的落后状态,这股潜力比我们想到的还要巨大。Flexport已经开始独自挖掘这样的潜力,因为其它创业者们盲目的追求热点而没看到它。”

 

 

Flexport是一个最好的榜样,向我们展示一旦创业家和企业家们关注到那些无趣的行业后会发生什么。这就好像童话里公主去亲吻一只青蛙,迷雾过后你会收获一枚王子和一个国家。

 

本文参考自 Tech Crunch。如需转载,请注明链接:http://www.svinsight.com/reading/flexport-software-freight-forward.html。

flexport 货运 软件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