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pcam创始人开撕谷歌:公司5.55亿美元卖给谷歌是个错误!

Dropcam是一家位于美国旧金山、生产智能摄像头的创业公司,其产品包括Dropcam HD和Dropcam Pro等能够连接Wi-Fi,具有云端的活动识别系统,能够以运动为基础记录和整理时间的智能摄像头;同时还提供在线云存储服务,包括视频的云存储空间。数据显示,39%的购买摄像头的用户会付费购买云存储服务。

 


Dropcam摄像头

 

这家创业公司于2014年6月被谷歌旗下智能家居公司Nest以5.55亿美元斥巨资收购,然而近日,Dropcam创始人Greg Duffy却说把Dropcam卖给Nest是个“错误”。原因何在?

 


Dropcam创始人Greg Duffy

 

原来近日NestCEO Tony Fadell在接受科技报道网站TheInformation采访时谈及,“Dropcam的许多员工达不到我们的期望“,以及“这(Dropcam)不是一只有经验的队伍。”此言立刻引起Greg Duffy的强烈反击。

 

原本这篇报道是聚焦于Nest的新近产品和管理方面出现的问题,例如连续数款产品推迟发布和员工的高流动率等。

 

Duffy在他的一段声明中认为Fadell这番言论是在为其管理不善“寻找替罪羊”以及“侮辱了我们的团队”,并且透露Dropcam的营收高于Nest自家的智能调温器公司。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早前发布了第四季度的财报,在其“其它赌注”领域收入4.48亿美元,然而净亏损却高达36亿美元。“其它赌注”领域就包括了智能家居方面的Nest,研究无人驾驶汽车的的Lab X,以及高速网络提供商Fiber。

 


Nest的智能家居产品

 

Duffy说,“如果你们知道Alphabet的’其它赌注’收入中有多大比例是由我们的100人小团体Dropcam创造的, Nest会感到自惭形秽!”他还表示Nest的管理层喜欢迷恋于自吹自擂,这给公司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Duffy的推特原文:有一瞬间我以为Alphabet透露了Dropcam的年收入,然后我看到了“其它赌注”的运营亏损数额并且自己把它(Dropcam年收入)计算了出来!

 

 

这番公开言论无疑是给Nest的CEO带来当头一棒。他会有怎样后续反应?我们会保持关注!

 

这是Duffy声明中关于“卖给谷歌是个错误”部分的原文:

 

“就在我们被收购之前,Dropcam正处于一个创造纪录的销售年份,比如在亚马逊上我们有好评4.5星的畅销摄像头。同时还在和线下大型零售商开展合作;获得了巨量的运营支持;创新型产品即将发布;银行还有很多资金储备等等。我们的投资者和公司团队完全不想出售公司(卖掉公司是个错误——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注:Alphabet的“其它赌注”是指其那些具有“登月意义”的项目,比如Fiber(谷歌光纤)、智能家居Nest、医疗公司Calico、Verily(前Google生命科学研究部)、以及研究无人驾驶汽车等前沿项目的Google X实验室等。这些项目专注于前沿领域的研究,短期内并不考虑盈利。

 

本文参考 Business Insider


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