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联合国拍摄刚果难民营的团队,教你如何用VR传递纪录片的力量

 

什么是VR电影?

 

VR(虚拟现实)电影,是比3D电影更“身临其境”的一种体验。Oculus今年初推出的《刺猬亨利》,讲述小刺猬亨利过生日的故事。戴上VR头显,沉浸到影片里,观看者不再像个局外者,而是像个被亨利邀请到家的客人,坐在小刺猬的树洞房子里,参加了整个“生日趴”。

 

 

VR拍摄影片,是一个新大陆。拍摄方法、观影方式都与传统的电影(包括3D电影)有质的不同。这块奇幻的版图,充满了巨大的、让人兴奋的可能性。 2015年,专门为VR电影设立的Kaleidoscope电影节诞生, 2016年,法国戛纳电影节也开始播放VR电影,著名的纽约翠贝卡电影节、圣丹斯电影节、西南偏南电影节等纷纷增加了VR单元。

 

 

那么, 从传统的拍电影、纪录片转向拍VR影片,难不难?怎么转?小探带着这些问题,拜访了Variable Labs, 一个由两位Discovery频道前导演创立的VR纪录片工作室。

 


(Variable Lab创始人之一 Mario de la Vega)

 

Variable Labs位于旧金山附近的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共享工作空间。创始人Mariode la Vega和Barry Pousman,之前在Discovery探索频道的数字电视网担任项目总监,为Discovery创作和制作纪录片内容。去年底,Mario和Barry成立了自己的VR工作室Variable Labs。

 


(VR工作室的日常)

  

去年, Barry远赴刚果,拍摄难民营中的女性。这是Variable Labs与联合国的一个合作项目,旨在通过VR纪录片,来记录人道主义灾难。也许我们本来觉得这些灾难很遥远,但是VR却可以将之转化成“第一人称”体验。

 

用三星的Gear VR观看Variable Labs拍摄的刚果难民营的纪录片,小探就像是在刚果, 坐在主人公的简陋的屋子里听她讲述在逃难的过程中与两个女儿失散的故事,陪着她一同划船在难民营边长满杂草的河流里。Variable Labs与联合国VR部门合作,拍摄了叙利亚、尼泊尔、刚果等很多国家的故事。这些“共情”感强烈的影片,帮助联合国更好的传播和筹款。

 

(在非洲的拍摄现场)

 

Variable Labs还是Facebook旗下Oculus VR主导的“VR for Good”的合作伙伴,践行着用VR作为一种工具,来推进社会的公共利益,助力教育、帮助弱势群体。

 

他们的另一个项目是与美国大学女性协会合作的VR面试谈判工作坊,帮助女性身临其境体验不同的面试谈判场景,练习谈判,为自己争取合理的薪水和福利。

 

这是个正在进行的项目,Variable Labs为之建立了一个应用程序平台,通过模拟面试场景培训参与者,并通过参与者的反馈,以不同的方式推动面试的进行。

 

 

(继续争取权益还是接受Offer)

 

小探在Variable Labs的工作室玩的不亦乐乎,也与Mario交流了很多关于VR拍摄的话题,以下是一些关键点的摘要:

 


VR影片拍摄用什么设备?

 

由于要拍摄360度全景,VR拍摄的设备也与普通摄像机不一样。Variable Labs团队探索出来最价廉物美的组合,是将8台GoPro摄像机装在自制的托架上,模拟“看向”四个方向的四双眼睛。托架是Variable Labs自己设计的,通过3D打印制作出来。他们还将摄像机原有的镜片换掉,换成了视角更广的镜片。

 

(Variable Labs自己改装的VR拍摄设备)

 

更简单和廉价的360度摄像设备也有,比如前后各一个镜头的KODAK PIXPRO,三星Gear VR或者Ricoh的360度摄像机。但是这样的“简易版”拍出的画面容易变形,更适合运动和生活拍摄,而非专业。

 


(Barry给小探演示只有两个摄像头的360度摄像机的拍摄效果)

 

而目前市面上的高端360度摄像机也有,例如诺基亚的虚拟现实拍摄系统OZO,能自动把拍摄的影像传到云端处理,还具有快速回放功能,可在几分钟之内渲染出低分辨率的视频,供拍摄者现场回放,查看拍摄内容。不过价格嘛,大概也要近40万人民币。。

 


(诺基亚OZO)

 

VR影片拍摄前的准备工作?

 

Barry在刚果难民营的项目,拍摄其实只用了四天,但前期准备的时间要长得多。

 

不同于传统的拍摄, VR拍摄是全景式的,而非只用考虑一台摄像机和一个拍摄方向。因此,在规划拍摄的时候,也要从“上帝视角”来思考。Barry给小探画出了拍摄计划示意图。

 

更具体来说,传统的电影拍摄,导演在拍摄前通过“故事板(Storyboard)”与团队交流,大家达成共识,该怎么拍。这个故事板,一般是方的,就像漫画一样。而VR电影拍摄,故事板变成了圆形的,就像从天上往下看,整个空间尽收眼内。这样,360度摄像机的位置,人物相对于摄像机的移动,才有可能表现出来。

 

当然,对于更高端的拍摄者,用3D的方式制作故事板也是一种选择。西雅图的FlimmakersLive.com,就正在开发一套“VR故事板”软件。通过这个软件,拍摄组在前期准备时,就可以通过全3D的方式来模拟真实拍摄的空间布局,也可以将3D故事板转化成VR场景,基于VR场景与团队沟通。

      

 

VR影片的剪辑

 

现阶段VR影片拍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最耗时耗力的是什么?答案是,剪辑。剪辑一向是影片制作的一个“体力活儿”。小探自己就尝试过,在机房暗无天日关上几天几夜,只为剪辑一个小短片。

 

而VR的剪辑,更是辛苦、复杂,因为现阶段360度摄像机拍摄的不同方向的影像,需要经过一个“缝合(Stitch)”的过程。通过“缝合”,将不同方向的影像,无缝粘合在一起,形成真正的全景。

 

以Variable Labs的工作流程为例,4个角度8台摄像机拍摄的影像,就需要被“缝合”,才能形成真正的360度影像。

 

这个工序,虽然目前有各种软件、工具,但是还是不能全自动完美完成,需要人工做很多工作。即使这样,在很多360度影片中,还是很容易出现“缝合线”,也就是说,在不同方向的图像之间,有可视的光影、色彩的差异,能够被观者看出来。

 

 (试看Variable Labs的最新作品)

 

Variable Labs拍摄的刚果难民营纪录片,短短5分钟的影片,从前期准备到剪辑完成,耗时3个多月,其中80-90%的时间,都是后期剪辑。

 

谈到目前使用的剪辑软件,传统影像从业者熟悉的Premiere仍是主打。同时,Variable Labs使用 Kolor来帮助“缝合”。但是,就这两个软件配合,还是不够的。Variable Labs还在不断探索新的软件工具来帮助剪辑。

 

灯光&声音

 

灯光师在传统剧组里被叫做“灯爷”——灯光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你美不美,靓不靓,一半靠长相,一半靠灯光。但对于VR影片,打灯打的好,还有另一层重要意义——节省后期“缝合”的难度。

 

正如Barry给我们演示的,有时为了保证各个角度镜头拍摄的图像光线均匀,同样的场景要变换打灯拍摄不止一次。

 

 

(Mario和小探神侃VR影片拍摄)

 

VR拍摄对采音也是一个改变。观看360度的影像,声音自然也要来自四方。因此拍摄VR影片时,需要在拍摄场景中多个方向的布置麦克,采集声音,并在后期剪辑里把声音剪辑到相应的位置。

 

能养活自己吗?    

 

这么折腾,剪辑时间这么长,拍摄VR影片到底能赚钱吗?Mario肯定的告诉我,盈利很可观。虽然拍摄一个VR纪录片,耗时是拍摄普通纪录片的4到5倍,但是Variable Labs目前的作品和项目,已经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Variable Labs CTO和首席软件架构师在Oculus Connect 3会场)

 

对于想进入这片全新领域的普通群众,Mario和Berry有什么建议呢?

 

“多看,看别人拍,越多越好。”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这是一片全新的大陆,叙事方式、镜头方式都与从前很不同。很多进入VR影片拍摄的人,根本没有传统电影拍摄经验,也完全没有问题。

 

事实上,当问到什么行业的人现在在做VR影片比较多时,Mario说,完全不限于之前有电影拍摄经验的人。游戏、设计、甚至写小说的,什么样的都有。

 

全行业:都在探索

 

去年底,纽约时报推出了发布VR新闻纪录片的APP; 今年4月,美国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Post)以1000到1500万美元收购了Ryot的虚拟现实工作室,开始在自己网站建立VR内容;8月,圣丹斯电影节宣布和JauntVR合作,推出 圣丹斯/JauntVR 学院,基于6个月的项目,让入选的艺术家学习和探索通过虚拟现实来叙事和创作。

 

行业一片欣欣向荣,大概一方面也是因为挑战太有趣,激起了大家去克服的热情。挑战有哪些呢?比如,VR影片镜头应该如何运动;应如何解决观者头晕的问题;以及观看VR影片时的隔离感问题等。

 

 

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专有名词,“存在感”(Presense) 如何在VR观影时,不让观影者觉得自己是无头无脚,无存在感的“幽灵”?

 

Oculus Story Studio的视频总监 EugeneWei曾谈到一个有趣的故事。本文开头提到的VR影片《刺猬亨利》第一版推出的时候,很多试看者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觉得自己看这个VR影片时从头到尾都是个幽灵,坐在亨利的客厅里,毫无“存在感”。

 

 

(小刺猬这小眼神...)

 

于是,Oculus特意在第二版时,加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让小刺猬走进屋子的时候,特意向观看者的方向看了一眼,用眼神打了个招呼。于是,观看者立马觉得,自己就是小刺猬家客人的一份子,让人焦虑的“幽灵感”就消失了。

 

如此这般,有趣的问题和尝试还有很多,等待着跃跃欲试的VR影片开拓者,去一探究竟。

 


(最后,小探和两位创始人合了张影。真后悔没有垫把椅子啊)

 


 

长按二维码关注,随密探潜入硅谷

网站:www.svinsight.com

微博 & 知乎:硅谷密探

 

 

《硅谷密探》同名书再次上线了!

赶快抢一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