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IBM 用四分之一身家收购红帽背后:混合云将成趋势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上个月,IBM和红帽达成协议,前者要在明年以 340 亿美元收购红帽。据彭博报道,这是科技史上第二大的交易。

 

IBM 估值 1290 亿美元,开源公司红帽(Red Hat)估值 349 亿美元。这笔收购不论是绝对价格本身、还是收购的高昂价格对 IBM “伤筋动骨” 的程度,都可以看出 IBM 是咬牙花了大价钱了

 

那么,为什么 IBM 要收购一家代码是免费开源的公司呢?

 

图自 flickr,版权属于原作者

 

那就先要说到操作系统界的隐形霸主 Linux,和它商业发行版最大的发行商:红帽。

 

为了搞清楚红帽在开源业界的地位,以及开源平台对于软件开发的重要性,小探采访了开源先锋、开源中间件制造公司 JBoss 的创始人 Marc Fleury —— 2006年时,红帽以 3.5 亿美元收购了 JBoss。

 

Fleury 说,“ IBM现在通过红帽的开源代码软件系列,控制了大部分开源基础设施。 IBM曾经一直很看重 Apache(开源Web服务器软件),但是这次是一个新高度的投入了。有的人以为谷歌和亚马逊会买下红帽,但现在看来,其实 IBM 拿下了开源研发所有最好的成果。”

 

我们都知道,红帽 Linux 商业发行版,产品代码是开源的,谁都能看到。红帽卖的并不是这个产品,而是服务和维护。他们向客户收取订阅费,帮他们修修补补漏洞,发放软件升级,提供些意见。

 

提到 Linux,虽然对于私人手机电脑用户来说,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是 IT 底层架构界的隐形霸主。

 

Linux 到底有多牛?相比 Windows 和苹果操作系统,Linux 操作系统有着全世界最大的用户量;而且,它也是公共网络服务器使用率最高的操作系统;此外,全球前 500台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中,98% 使用的是 Linux

 

Linux 这只企鹅,恐怕比腾讯的企鹅还要更出名一点

 

许多国际公司的网络服务器都是 Linux 驱动的,一些政府也使用 Linux。相比 Windows、Linux 更便宜、安全。你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改代码,改完后的新版本可以自行处置 -- 卖掉或者跟公众分享,也不用原开发者的许可。

 

2008年以来,Linux 也开始 “飞入寻常百姓家”,比如我们的手机安卓系统,三星和 LG 的智能电视, 亚马逊的 Kindle 电子书,3DR 的无人机,特斯拉车内的大屏幕都是 Linux 驱动的。

 

不仅如此,连其昔日死敌微软,都开始使用 Linux 了。2012年,微软宣布可以让客户在云计算系统 Azure 里运行 Linux。现在三分之一 Azure 的客户都是使用的Linux。Azure 本身也使用了 Linux 的技术。

 

红帽上一季度收入是 8.23 亿美元。Gartner 评估,Linux商业发行版2/3的安装量是从红帽来的。包括 Sprint、Amadeus、E-Trade 和拜尔 (Bayer)等这些世界五百强公司,都使用红帽 Linux 商业发行版。这其中大多数都是有忠实度的粘性客户,而且他们正处在把业务从内部数据中心搬到云上的转型期。

 

红帽去年一年的收入是 29 亿美元,每年增长21%。2018年第四季度总收入 7.72 亿美元,每年增长23%,发展强劲。

 

相比蒸蒸日上的红帽,和影响力日渐深广的 Linux,IBM 却有种走下坡路刹不住车的感觉,快要触礁了。

 

这么看来,IBM 买了一个增长率很高的红帽,后者的收入和客户会并到 IBM 里。这对于增速不断下降的老牌公司 IBM 来说,就像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跑偏的十年:IBM 错估公有云

 

IBM 主要做提供给政府和大公司的服务器,拿合同,维护好大客户。历史上他们经历过两次大的转型。

 

IBM开始做硬件起家。90年代互联网时代到来,IT 界面临的问题和十五年前大不相同了,做硬件一直处在垄断地位的IBM,在1992年亏损了49.7亿美元, 是当时有史以来美国公司最大的年损失

 

当时的 CEO Lou Gerstner 看到了互联网的未来。他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紧急把业务转向软件和服务。

 

在1996-1999年间,IBM是规模最大的软件集团,之后被微软超过。Gerstner 意识到云会在算力和商业两个方面带来革新 -- 如果工作都从个人电脑转移到企业内部的云上,那围绕着私人电脑为重心的研发和投资就过时了;在商业方面,云联通世界,IBM提出了“电商“的概念。

 

Gerstner 给 IBM 带来了稳定增长的好日子。IBM 帮传统大公司转型成电商。十年间,IBM做数据中心,内部网络,网站,电子商务运营,做链接这些东西的中间件 (主要盈利项目)。IBM的一条龙服务笼络住了客户,盈利迅速并稳步上升。

 

IBM 的福将 Lou Gerstner

 

但是,他的继任 CEO Samuel Palmisano,相比之下就比较 “败家” 了。

 

Palmisano 觉得云只是一种 “时髦而无差别的系统”,比不上定制的。因此,他在2010年IBM宣言中提到2015年的路线图时说,”大家的共识是产品周期驱动行业曾峥,我来自东岸,我的想法会有些不同(东岸人:这锅我们不背...)。未来客户需要可见的投资收益,他们不会为了赶时髦去消费 … 我们能做的事你们在公共云上做不到。”

 

结果我们也知道了:亚马逊推出的AWS在公有云上把IBM远远甩在了后面。公有云这场战争,IBM在十年前就输了。

 

Palmisano执掌的IBM当时坐拥140亿美元 —— 这是 Gerstner 打下的大好江山。不过,守江山不比打江山容易,而对于 Palmisano 的 “败家子” 表现,前任 Gerstner 既心疼又不爽,在他的书《谁说大象不能跳舞?》里严厉批评道:“他关注自己,自我,于是他想象不到有种商业版解决方案比IBM的定制解决方案好。”

 

Palmisano 2002 到 2012 的十年间,放弃了云的战场,给今天 IBM 的颓势做了铺垫。2012年新换上的CEO Ginni Rometty也没能使IBM转型成功。

 

IBM 如今表现如何呢?

 

ZDNet 报道,2017年 IBM 的年收入创历史新低,还不包含通货膨胀,1997 的 790 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 1200 亿美元。

 

图片来自于ZDNet

 

Palmisano在任期间,把 ThinkPad 卖给了联想,把 IBM 转型成国际咨询、数据分析公司。他收购了将近一百家公司,花了 500 亿美元在收购和研发上。

 

每年 60 亿美元做研发,其中 30% 的钱花在长期研发;每年产出 4000 篇专利,收益10亿美元。

 

当时,IBM 的征途,简直是星辰大海。

 

比如 2009 年的“智慧的星球”计划: 在社会的基础设施,比如电网、铁路、桥梁、隧道、公路、建筑、供水系统、大坝、油气管道等各种物体嵌入感应器,建立物联网,再用超级计算机和云计算来管理社会生活。

 

当时每年 60 亿美元的研发资金,一半都用在这个项目上。Palmisano  2009 年说这是未来十年 IBM 战略发展的核心。

 

然而... 10年后的今天,物联网还停留在蓝图里。

 

2015 年 IBM 再次转变计划,着重在商业智能化的研发上。他们推出了人工智能 Watson,希望它能给出智能解决方案。

 

结果,MIT 写了一篇评论,直接说 IBM 过度炒作Watson。IBM 跟政府和医疗机构关系好,的确比创业公司有数据抓取的优势,但是训练一个AI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图片来自《时代杂志》

 

IBM 的收入从 2011 年以来,像滑雪运动员上了赛道一样,一路下滑过 22个季度。

 

2017年第三季度,Watson 带来的收入降低了5%,后来 Watson 的一系列丑闻更是让 IBM 难以招架。科技服务和云平台没有增长也没有下降,传统服务上升了3%, 大型主机业务上升2%。分析师已经指出了IBM正在经历一种“无法逆转的结构性减损”。

 

开源不行,就节流吧。IBM 为了挽救下滑势头,财政维持全靠省:他们2016年花了 36 亿美金,2017年只花了 3.2 亿。

 

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 IBM,再不增长怎么行?

 

IBM想靠混合云打翻身仗

 

IBM 此次看准了做云部署服务,混合云,通过在这一领域领先的红帽,想另辟蹊径再入局。它的想法是,既然我做云做不过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那我就做云和云之间的摆渡人啊。

 

现有云计算版图存在一个问题 —— 也是商机 —— 各家的操作系统并不联通,为一个操作系统写的软件很难转移到另一个系统。

 

IBM CEO Ginny Rometty 此前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企业中 80% 的现有应用,其实还是在企业内部的电脑上运行。除了担心安全问题以外,企业下不了决心使用某一家的云,是因为他们之间还不完全联通。

 

这 80% 里,则蕴藏着巨大的机会:如果把这 80% 的业务移到混合云端,就是一个利润几十亿美元的市场。在云上作业会让扩容变得容易。

 

谷歌基于自己的一个内部平台 Borg,在红帽的帮助下研发了一个项目,叫Kubernetes, 能让系统间应用的转移变得轻松容易。

 

Kubernetes和Borg的区别在于,它可以用于亚马逊的AWS,微软的Azure,谷歌云,可以在公司内部环境用,甚至可以在家里用。

 

三星大数据经理 Ankit Bhatnagar在跟小探的采访中说,“其实,Kubernetes 才是这次收购背后,IBM 的真正矛头所向。” 

 

Kubernetes 是一款开源的容器自动部署运行系统。容器就像是集装箱,Kubernetes 帮助扩容并维护装在“集装箱”内的应用。

 

谷歌每周部署20多亿个容器,全由Borg来完成。谷歌根据经验研发Kubernetes,红帽和谷歌一起,是第二大贡献者。Kubernetes 是所有开源项目里发展最迅速的,这个项目由红帽产品化后叫做 Openshift。

 

有了 Kubernetes 或 Openshift 后, 用亚马逊还是用微软,就无所谓了,还可以边用公司私有云边用公共云。

 

IBM 收购红帽,也是在策略上认定了混合云是云计算的未来。

 

三星大数据经理 Bhatnagar 提到,未来的5到10年间,企业的业务基本都会在云上运行。届时,云的使用价格会下降,开发成本会下降,微软,亚马逊,谷歌和IBM之间将形成良性竞争。

 

红帽的人才是这次收购的红利

 

硅谷有个词叫 acquihire,是英文里 “acquisition” 收购,和 “hiring” 招聘的结合,意味通过收购某公司的方式获取该公司的人才。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此次 IBM 大力收购红帽的原因之一,正是想用这种办法获得后者的人才。

 

作为一个卖产品服务的公司来说,红帽最重要的资产应该就是科技人员了。为了稳定人心,IBM 特意表示,收购完成后,两家公司还是会分开运营,IBM 不会过多干涉,红帽还是那个红帽 (当然,说都这么说,具体要看表现)。

 

开源项目中有许多未经发掘的解决方案。Kubernetes 这样的重要技术诞生于谷歌的开源项目,也是因为开源是一种更好的研发组织形式。在项目诞生的初期,有钱不是第一位的。

 

就此,开源先锋,JBoss的创始人Marc Fleury在接受密探采访时说:“重要的是有很多双眼睛盯着那些代码,是合作,同行的审阅,是部署自由。”

 

你认为 IBM 能借这次收购扭转颓势吗?欢迎留言讨论!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