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调、最神秘的投资机构:学霸们抱团闷声发财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在创业者眼中,VC们经验丰富、人脉广泛、手握巨资,在各种没有火炉的 fireside chat 上谈笑风生,动动手指就可能改变一个创业项目的命运。如果说硅谷也有所谓 “鄙视链” 的话,VC 很可能在链的顶端。或许正因如此,VC 自带神秘色彩。

 

在硅谷,小马甲是身份的象征。图自网络

 

不过这两天,小探发现了一家格外神秘低调的 VC —— Alumni Ventures Group。它由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等美国最顶尖学校的校友组成,只投给校友自己的创业项目。和不少 VC 写博客、频繁参加会议不同,这家 VC 露面甚少,行事低调。

 

为什么个人很少参与风险投资?

 

在介绍 Alumni Ventures Group 之前,我们先快速普及几个基本知识。

 

常看密探文章的朋友,可能对 Venture Capital 风险投资、Private Equity 私募基金、Angel investor 天使投资人等词并不陌生。这些词看起来都差不多,那么它们具体都有哪些差别呢?

 

一个商业创意从 “灵光一闪”、到真正开始做、到有客户、扭亏为盈、发展扩张,甚至到敲钟上市,要经历十分漫长的阶段,中间充满了不确定性。因此资金入场越早、风险也就越大,很有可能颗粒无收,但另一方面回报也就越丰厚。

 

比如 Peter Thiel 在 Facebook 早期投了 50 万美金,上市时获得 1 万多倍回报。国内著名投资人王刚,以 70 万人民币投资滴滴,回报率也是 1 万多倍。和 A 股市场投资者对 20% 的年化就感到满足比起来,1 万多倍简直是天方夜谭。这就是早期投资仍然让众多投资人趋之若鹜的原因,风险固然高,但回报也相当惊人。

 

图自 Quora 用户 Paul Cohn

 

上面这张图就把企业发展的各阶段阐述得很清楚:横轴是时间、纵轴是营收。在左下角一开始的创业阶段,只有 FFF 也就是 Family、Friends、Fool(家人、朋友和傻瓜)才会投钱给你。这个阶段的投资往往很小,大多数为几千、几万美金,但钱极有可能回不来了。

 

如果九死一生闯关成功,下一个阶段入场的是天使投资人。天使投资人可不是你的亲朋好友,他们之所以愿意相信你,是因为看到了你的创业想法已经初步经过了市场证明,比如你已经开始有了客户。这一阶段风险仍然非常高,也正因如此,投资者也能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就拿到公司的股权。

 

随着企业继续扩张,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 —— 风险投资(VC),就闪亮登场了!风险投资的数额往往百万、千万美元甚至更多,与前途相对明朗、风险相对较低的 PE、上市这两步相比,风投仍然在创业公司的较早期入场,面临着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为控制风险,另外也由于进入门槛太高,极少有个人投资者把 “风险投资” 算作自己投资理财的一种方式,转而投资已经在二级市场交易的公司,或者更保险的国债等风险相对可控、进入门槛相对更低的金融产品。

 

风险虽然规避了,但当创业公司变成 Airbnb 爱彼迎、滴滴那样的独角兽直冲云霄时,普通个人投资者也无法 “爬上火箭”、享受不到其收益。

 

而 Alumni Ventures Group (以下简称 AVG)做的事情,就是让个人投资者也能参与到 VC 轮。

 

哈佛的投哈佛,耶鲁的投耶鲁

 

在 Crunchbase 上,AVG 对自己定义如下:AVG 为以前无法获得风险投资的个人投资者提供高质量、多元化的风险投资组合。

 

这家 2013 年才成立的风投机构,虽然十分年轻,却十足 “学霸”。AVG 是 “校友模式”,校友每人出五万美金,大家 “众筹” 投给同样是校友创办的创业项目。 目前 AVG 只有15 所学校的基金,除了八所常春藤盟校,还有麻省理工、斯坦福、伯克利等顶尖学校 ——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是由各个学校校友自己组织的 “民间基金”,并非学校官方基金。

 

学霸联盟

 

也就是说,假如有名哈佛的学生想创业,他/她很有可能得到来自校友的支持,这也是校友对彼此实力的认可。

 

或许是人多好办事,这家基金动作很频繁:AVG 及其由 40 名投资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每年进行 150~200 项投资,投资有大有小,平均约为 100 万美元。这么算下来,AVG 每年为科技创业公司筹集和投资超过 2 亿美元,非常活跃。

 

据 TechCrunch 报道,2018 年第二季度,PitchBook 将该公司列为全球第二大活跃投资者,仅次于Plug and Play Tech Center,高于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 KPCB 等。

 

AVG 投资动作频繁 

图自 Crunchbase,版权属于 Crunchbase

 

按每人 5 万美金算,已经参与到 AVG 的各校校友还真不少!为什么大家会这么热情?

 

小探认为,这种方式的一大亮点,就是为校友们回馈学校的方式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这还要从美国的校友文化说起。

 

美国高校的 “社区感”、“归属感” 非常浓烈。校友毕业后,经常会收到学校鼓励校友捐钱的信件、邮件。少则百八十块,多则成千上万,这些捐给学校的钱会用在提升学校设施、服务在校学生身上。当在校学生毕业成为校友后,有余力时再捐钱给学校,以此类推。某种程度上,校友捐款也是衡量一个学校毕业生 “混得好不好” 的一个指标,进而反映出学校的实力。在 US News 的美国大学排行榜上,“校友捐款” 就是考量一个学校实力的一项。

 

图自 Dartblog

 

不少校友都有 “回馈母校,帮助学弟学妹” 的想法。捐钱给学校固然很好,但多少有点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的感觉。而 AVG 这种 “投资给学弟学妹创业” 的模式,既满足了 “回馈母校” 的感情,更有可能在未来取得回报,万一投出了个独角兽呢

 

当然,除了回馈学校,AVG 对个人投资者来说,也有一些其他好处。

 

通常,个人如果想参与进 VC 投资,就需要出一笔钱成为风投机构的 LP(limited partners,有限合伙人,可简单理解为出资人)。这笔钱金额巨大,动辄几百万美元。AVG 创始人、达特茅斯毕业生 Michael Collins 在一次采访中说,他认为风投 “是一个非常好的资产类别,但它是为机构投资者设计的,普通投资者很难自己做。这就是我们创建 AVG 的原因。”

 

 

的确,AVG 的五万美金起投,大大降低了个人投资者投资 VC 的门槛,给个人投资者提供了新的机会。此外在官网上,AVG 还列出了自己其他一些优点:

 

个人投资者可以像业内人士一样,给 “耳目一新、改变世界” 级别的项目投资;

有机会在上市前、收购前就参与进来(价格更好,收益更高);

“眼光更准”,比自己当天使投资人给人投资、或自己做投资组合质量更高;

风险投资不受股票市场影响,可以在大盘不振时提供多样化投资等等。

 

听起来还不错吧?你现在不用穿小马甲,也能感受一把做 VC 的感觉了(当然,首先你得是上述几所名校的毕业生...)。

 

AVG:VC 里的 “异类”

 

与传统 VC 相比,AVC 处处不走寻常路,除了融资方式不同,AVG 还有一些其他区别。

 

首先,不同于传统 VC,AVG 基本不领投,都是跟投。Collins 表示,他们一般在看到某位 “非常优秀的领投者” 投资后,会 “把自己挤进这个 deal 里去”。(AVG:老司机带带我!)

 

其次,与普遍比较强势的 VC 不同,AVG 既不占用创业公司的董事会席位、对创业公司的发展指手画脚,使后者符合 VC 自己的发展预期(有些情况下,VC 和创业者的利益并不百分百完全重叠) ,也不会和创业公司对于投资条件讨价还价。

 

第三,与不少 VC 相比,AVG 十分低调,其总部不在硅谷,而是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新罕布什尔州在新英格兰地区,八所常春藤盟校正在新英格兰。走学霸路线的 AVG 把总部建立在那里也挺合理。

 

 

远离硅谷的镁光灯,AVG 的低调反而成了它的优势。至少,在大家抢着投资某热门项目时,其他风投机构不太会把看上去人畜无害的 AVG 当成一种威胁,这使得 AVG 反而更容易挤进很好的 deal 里。所谓闷声发财,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说了那么多,AVG 都投了哪些公司?他们的投资成绩又到底如何呢?

 

健康、软件、互联网三领域投资最多

 

Crunchbase 的数据显示,AVG 目前已完成 115 项投资,其中已经有 9 个项目成功退出。当然,AVG 做的是 10 年期基金,而 2014 年才成立的这支基金非常年轻,到今天只有四年时间,还没经过时间的检验。

 

Collins 早先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AVG 所投公司中,迄今为止已经有 65 家获得了某种形式的变现、或完成了更后面轮次的投资,这其中就包括今年四月卖给 Uber 的共享单车服务初创公司 JUMP ,和 2016 年被 Dove 德芙母公司 Mars 玛氏(Mars Petcare)以一亿美金收购的、用于跟踪宠物狗健康的可穿戴设备 Whistle

 

图自 The Drive,版权属于原作者

 

那么,AVG 比较偏好哪些领域呢?

 

Crunchbase 上数据显示,按行业划分,AVG 投资由高频到低分别是:医疗健康、软件、互联网、企业级软件、SaaS、分析类、移动端、金融服务、电商,以及生物科技。

 

 

除了上文提到的 JUMP 和 Whistle,在 AVG 所投的公司里,小探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比如给苹果、Lyft 等公司提供健康办公室零食的 Oh My Green,AVG 就参与到了其种子轮融资中;再比如 2017 年,AVG 在雀巢(美国)公司领投健康食品配送公司 Freshly 的 C 轮 7700 万美元融资中,也参与跟投;此外,AVG 的投资组合里,还有跟着 KPCB 投的 Bloom Energy、获得李嘉诚投资的 3D 打印汽车创业公司 Divergent 3D 等项目。

 

Oh My Green 主打健康零食

 

但另一方面,AVG 这种 “广撒网、重点捕捞” + “跟着别人投资” 的模式,也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

 

比如,好项目本来就有限,而 AVG 只投校友,就更难在有限的范围里找到好的项目。

 

再比如,AVG 说自己的 “跟投” 是策略,但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好项目往往会选择更大牌、更有实力有资源的 VC,年轻 VC 们很难抢过它们,因此只能想办法跟投,否则连汤都喝不上。

 

我们知道 “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对于任何一位投资者来说,如何控制风险、使投资尽可能多样性,都是需要钻研一生的话题。而 AVG 的模式到底能不能成功?恐怕还需要时间检验。

 

你认为 AVG 的模式能成功吗?我们能否借鉴?你又有哪些投资理财的心得?欢迎留言分享!

 

本文参考:

https://techcrunch.com/2018/10/19/alumni-ventures-group-is-the-most-active-venture-fund-youve-never-heard-of/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