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什么样的公司,只送能救命的快递?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小探上个月参加 TechCrunch Disrupt SF(“颠覆旧金山”)活动时,遇到了一家被 TechCrunch 评选为 “优质创业项目” 的公司 LifeBank。

 

 

上网一查,原来 LifeBank 还被小扎在一次公开发言时点名表扬过:“如果像 LifeBank 这样的公司多一些,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

 

小扎和 LifeBank 创始人 Temie 交流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创业公司这么多,为什么小扎偏偏对这家印象深刻?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小探独家采访了 LifeBank 创始人 Temie Giwa-Tubosun。

 

在非洲,最基本的医疗资源也无法保障

 

Temie 创办面向尼日利亚市场的医疗资源快递公司 LifeBank,和她的自身经历分不开。

 

Temie 是尼日利亚裔美国人。从小在尼日利亚长大的 Temie,在 14 岁那年和父母搬到美国。在美国读完大学和研究生后,2009年,24 岁的 Temie 第一次回到了阔别近十年的家乡。

 

当时,Temie 在尼日利亚的国际发展部(DFID)实习。一天,她所在的医疗团队帮助一位年轻妈妈生产。由于婴儿胎位不正,那名年轻的妇女已经挣扎了三天三夜,但还没生下来。

 

这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一个简单的剖腹产就能解决问题,但当地医院连那么基本的医疗资源都没有,最后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名妇女去世。

 

看着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生就这么去世了,Temie 受到极大震撼。之后,她一直从事医疗政策方面的相关工作,但并未直接投入医疗领域。

 

直到四年前,在美国产子的 Temie 和四年前那位妇女一样经历了艰难的生产过程,这让她又想起了那名妇女。幸运的是,Temie 通过剖腹产顺利生产。这一次她决定不能再等,要做些什么。

 

一小袋血液的运输大难题

 

Temie 发现,在非洲,对产妇生命安全造成最大威胁的原因之一就是产后出血。这当然不是非洲女性特有的问题,但在医疗资源匮乏的非洲,所需药物很难及时地送到医院手中,因此非洲产妇死于大出血的几率要远远高于全球其他任何地方。

 

“(在非洲)很多时候,最基本的医疗资源就能避免死亡,但就是这么基本的资源,也未必能及时运到医院手里。”

 

Temie 所提到的基本医疗资源,除了血浆本身,还包括血小板、红细胞等从血浆蛋白质部分提取的血液制品。除了血液制品,LifeBank 目前正在和一些公司接洽,希望未来也能快递疫苗,特别是给妇女和儿童的疫苗。

 

 

如果说疫苗早点晚点运到差别不大,那么血液能否及时运到,往往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Temie 说,产后出血的女性必须在 25 分钟到 2 小时之内用上血袋,也就意味着从医院发现需要血袋,到拿到血袋(非洲不少医院无法储存血袋),往往只有 25 分钟到 2 小时的时间 —— 具体多久,取决于产妇的失血速度。

 

除了要和死神赛跑,血液和血液制品对温度极其敏感,使其储存、运输条件非常苛刻,这在缺乏基建的非洲,无疑难上加难。

 

除了要保证运输途中的干净卫生,也要保证血液本身的干净卫生。Temie 告诉小探,尼日利亚有 14%的艾滋病患者因为使用不洁血袋而不幸感染

 

在十分有限的条件下,既要快速又要安全,对当地快递公司是个非常大的挑战,Temie 因此决定自己动手、自己干。

 

LifeBank 不生产血源,只是血源的搬运工:通过和当地政府、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健康维护组织)、以及 65 家血库合作,LifeBank 拿到经过政府检查、认证的安全血源。当有医院需要血源时,可以在 LifeBank 的系统里发出请求。LifeBank 的快递小哥团队看到请求后,就近取 “货”,然后快递给发出请求的医院。

 

 

现阶段,LifeBank 的服务地区只限于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LifeBank 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扩张到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

 

2016 年成立至今,LifeBank 一共为当地 234 家医院快递了 10720 个血袋(每个血袋为 1 品脱血),挽救了 2118 条生命

 

不是高科技公司,而是 “高+低” 科技公司

 

能被 TechCrunch 选为 “优质创业项目” 的公司,基本都是高科技公司,不过 Temie 却笑称 LifeBank 既是高科技公司、也是低科技公司:订单处理流程高科技,而作为运输工具的自行车和摩托车,则是低得不能再低了的 “低科技”。

 

先说高科技。LifeBank 有自己的呼叫中心和配货中心,有点像一个迷你版的、医疗版的 Uber Eats 或者百度外卖。LifeBank App 是一个直观的献血者数据库,用以连接献血者;LifeBank App Plus 是医院和血库的 market place,帮助医院寻找患者需要的血液和血液产品。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配有智能手机的快递小哥每当收到一个新订单,就去拿货点取货。把货送到医院后,快递员们再在手机上确认完成。通过灵活的物流系统、简单的支付系统,LifeBank 确保患者能按时收到救命产品。

 

不仅如此,LifeBank 还计划利用区块链技术,进一步确保血液及血液制品的安全性。LifeBank 近期上线了区块链产品 “Smartbag(智能包裹)”,将血袋的物流信息上链,以保证血袋信息无法被篡改,任何人都无法假冒、仿制已经获得政府安全保证的血袋,让人们不再因为使用不洁血袋而感染疾病。
 

此外 LifeBank 还在收集尽量多的数据,以便未来通过训练 AI 而对需求进行预测,比如预测哪位产妇在分娩时更可能需要使用血袋。“这样,当产妇到达医院时,血袋就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她需要用到血袋,就不会有任何延误,” Temie 说道,“现在,一笔订单从下单到送到医院手里,平均需要 41 分钟,未来 LifeBank 想把这个数字降到 0 分钟。”

 

说完了高科技,再来说说 LifeBank 的低科技:用自行车和摩托车运输产品。

 

和用无人机把血液和医疗用品运到非洲偏远地区的明星公司 Zipline 相比,只用自行车摩托车的 LifeBank 看起来的确不那么酷,也没有什么未来感

 

 

“不过,这其实也是我们的优势。”

 

Zipline 虽然酷炫,但花费颇高、前期投入较大。Zipline 的解决方案是: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部分成本最高,为了减少起降,Zipline 通过 “发弹弓” 的形式,把载着医疗用品的小型无人机 “弹” 到空中,无人机到达目的地后不用降落,直接空投包裹就行。

 

这种思路非常新颖,Zipline 一经问世也得到了很多的媒体关注,但另一方面,其前期的高投入也的确是个问题:Zipline 共融资十轮,共计 4100 万美元,用以建设基础设施。

 

Zipline 对基础设施要求较高

 

相比之下,LifeBank 融资的 20 万美元简直像是不值一提的毛毛雨,但就是这点毛毛雨,对 LifeBank 来说也够用一阵了。

 

“我们对资本的利用更高效,因为用自行车和摩托车运输使得我们的成本非常低。在尼日利亚,自行车、摩托车非常普遍,购买、维修都不是什么难事,因此额外花费就很低。作为初创公司,这使需要更少资金、也让我们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生存更久。”

 

这么看来,虽然 LifeBank 的 “低科技” 运输工具实在是不怎么炫酷、甚至还点儿乡土,但却是 LifeBank 存活下来的关键。

 

“商业化才能解决问题,LifeBank 不想做非政府组织”

 

在采访过程中,小探发现 Temie 是个既典型、又独特的创业者:

 

说她典型,是因为她和其他创业者一样,一心想着如何控制成本、扩大规模、尽快盈利;说她独特,是因为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尝试解决过非洲药品分发的问题,而她是极少数想把这件事情做成以盈利为目的的生意、而不是凭着善心,做好人好事、慈善项目的人。

 

或许,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LifeBank 每笔订单收取医院 3 到 15 美元费用,高级医院收得贵一些,普通医院便宜点。目前 LifeBank 单笔订单已经实现盈利,但如果算上前期投入,总体尚未实现盈利。Temie 说,按现在的发展趋势,LifeBank 有望在 2019 年年底前实现盈利。

 

Temie 骑在 LifeBank 的摩托车上

 

“我们想把 LifeBank 做成一个能找到盈利模式的公司,而不是非政府组织、慈善机构。非政府组织很难持续地获得资金,一旦捐助者停止资助、不再往里面投钱了,它们只能关门,没有别的办法,非常被动。”

 

在 LifeBank 成立的前一年,解决同样问题的非政府组织 Berachah 基金会,在五年辛苦付出后,还是迎来了关门的命运 —— 原因无它,资助他们的机构突然不想再继续资助下去了。被切断资金来源的 Berachah 基金会不久后资金枯竭,只好关门。提及此事,Temie 的语气仍然充满惋惜。

 

“我们是一家盈利公司。风投投钱给我们,但这不是 ‘免费的钱’,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客户付钱给我们,我们去解决市场上的一个需求。这样我们就能自给自足,而不是追着捐助者给我们钱、让我们解决他们想解决的问题。” Temie 补充道,“当然,和有些获得了大笔捐款的慈善机构相比,我们花钱就不如他们大方,更缩手缩脚一些。”

 

这对 LifeBank 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小探在搜索 “非洲” 这个关键词时,冒出来的问题多半是 “为什么非洲这么穷?” “为什么这么多国际援助都给了非洲,非洲却依然不见起色?” 或许这就是 LifeBank 的独特之处:虽然技术不是全球顶尖,但它把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做成生意、而不是慈善项目,或许反而更有效。

 

就像 Temie 说的,“要解决(医疗)这个问题,得靠我们自己,不能总是指望外国人帮忙。” 说不定,这就是小扎对 LifeBank 赞不绝口的原因呢?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