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10亿收购PillPack,送药O2O还能怎么玩?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为了让你按时吃药,创业公司操碎了心。

 

 

 

说起吃药,小探还记得,小时候医生开完药后,最爱千叮万嘱“按时吃药”,然鹅,如果没有爸妈督促,就总有那么几次忘记吃药,于是,病好的自然也就慢一些咯...

 

现在好了,有各种分药盒子提醒我们,这是哪天、哪顿、该吃啥药,但还是得自己分装进去啊!难道就没有送到嘴边告诉我们啥时吃药的工具吗!(小探啊,你能不能更懒点...)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只有我们国人有忘记吃药的时候,美国人也不例外。因为,小探发现,有些创业公司,就是希望提醒你,按时吃药。

 

这不,继买买买线下零售连锁 Whole Foods 和智能门铃 Ring 之后,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又在不久前宣布,以 10 亿美元收购一家医药创业公司 PillPack,这家公司简单说,就是在做着提醒你吃药的事。

 

(难怪网络有传出这张贝佐斯化身贝医生的照片了...)

 

这家成立于 2013 年的公司,2017年药品销售额超过了 1 亿美元。到底它怎么提醒病人吃药?除了提醒吃药,PillPack 其实还兼具了送药上门功能。那跟国内一众 O2O 有何不同?为什么亚马逊就盯上了这家公司呢?今天密探就跟大家说说,吃药的那些事。

 

一次吃一包,送药上门

 

如果说我们可以靠一个个分药盒子来提醒吃药的话,美国人民又是怎么提醒自己吃药的呢?分药盒子当然是一种。除此之外,小探还发现了一些土办法...

 

比如这个:进阶版闹钟,按吃药时间提醒你;

又比如这个:进阶版的分药盒子MedMinder。

 

 

MedMinder 这家创业公司,成立于 2007 年。设计了一款不仅会亮起灯光,还会发出哔哔声和给病人打电话的盒子,可真是全方位提醒病人吃药了... 但这个盒子只能按月租,从30美元到80美元不等,无法一次性购买。如果是高阶版本,不仅可以把盒子锁上,防止孩子拿,还可以在有紧急情况时直接求助。(这公司只融了2百万美元就运营至今... 看来市场不小啊~)

 

那 PillPack 又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需要上网注册你的个人信息,包括日常服用的处方药、非处方药(维他命等维生素)也一并登记,甚至你日常在看的医生信息,也需要登记,这是因为,如果你选择寄送处方药的话,PillPack 会跟你的医生进行核实。

 

(添加药方、维他命、非处方药)

 

 

如果有保险的话,保险公司信息也请尽情填上,因为 PillPack 希望帮你跟保险公司确认,某种药品,到底保险公司能报销多少。(对于讨厌跟保险公司打交道的人来说,这项服务该有多么贴心!)

 

(填保险信息)

 

然后,药物就会每月一次送到你的家门口了。他们甚至还会提前联系医生确认药物处方的情况,在病人处方量变化时提前告诉病人。

 

你需要做的就是:注意每个包装上印刷的时间和日期,一次一包,乖乖吃药就行!不用担心拿错药,因为药盒里一次只会出一包。

 

 

PillPack 还有一款配套 APP,允许用户全天设置各种提醒,为的就是告诉你:记得吃药!

 

跟医生确认处方,可送处方药

 

看到这里估计你会问, PillPack 感觉除了提醒吃药+送药上门之外,跟国内的快方送药、阿里健康、叮当快药等各种送药上门的公司有什么不同?

 

你别说,小探研究了一把,还真是不太相同。

 

第一,从送药频率来看,PillPack 的频次并不高,一个月一次,所以严格意义上,并不属于医药类 O2O。自然就不像国内各大医药 O2O 宣称的,28分钟、1小时之类的送药上门,更无法做到夜间送药了。PillPack 针对的病人群体,更多是在日常保健(比如维他命之类)和慢性病人方面;

 

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国内 O2O 在医药领域的尝试。2015年 O2O 火的同时,确实带动了医药领域火了一把。比如现有的阿里健康、叮当快药、快方送药、药给力、药急送等多家公司,都提供了送药上门、在线问医等多种服务。用过的朋友赶紧说说哪家服务好?

 

第二,从送药的种类来看,PillPack 能够送处方药。

 

小探稍微简单介绍下,美国是医药分离的,医生只管看病开处方,不卖药,诊所里也没有药房。即使在医院,也只提供住院病人的药品,不提供门诊病人的药品。所以,如果是处方药的话,看完病,医生会给你开一张处方,你拿去家附近的药房,递给药剂师,交钱拿药。

 

为了节省病人时间,医生还会习惯问病人去哪间药房,如果你已经知道自己常去哪间药房,把药房名字报给医生,他直接传处方过去,病人连处方纸都不会看到。美国常见药房是 Rite Aid、Walgreens 和CVS 这三家,占据了美国近40%的药品销售市场。

 

尽管是医药分离,但并不意味着,送处方药与送常规的电子商务或各种日用杂货一样简单。

 

在美国,在线销售处方药同样受到严格监管,PillPack 已在美国 49 个州完成了繁琐的认证工作,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在这些市场运营,所以可以由病人在网上上传处方,PillPack 跟医生进行确认,然后派送。这一点对亚马逊来说,也极具吸引力,这意味着亚马逊可以在几乎全美开始销售处方药品,而不仅仅是营养保健品和非处方药。

 

国内 O2O 送药如今一个明显的政策壁垒也是:不可以送处方药。曾有媒体多次报道,有O2O 偷送处方药。

 

 

根据我国现有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不允许邮购。因为第三方送货无法避免药品在配送途中被污染、破损、调换等问题。因此,经营网上药店获批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必须有连锁经营的实体门店。“网上下单,门店送货”,是目前网上药店唯一合法的经营模式。

 

可以看到的是,叮当快药等多家公司开了线下药房,也开始了电子处方的相关尝试。但处方药+电子处方+打通保险/医保,依旧是制约国内医药电商或医药 O2O 发展的天花板。

 

 

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为处方药网售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意见》中提到,可在线上开具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

 

第三点不同,提供了一站式服务:从拿药到跟医生、保险公司对接,再到日常吃药、自动补充药物的提醒等,可以说,PillPack 提供的一站式服务,简直是不少懒人的福音!

 

美国:一年4500亿医药市场

 

那这个送药+提醒吃药的市场有多大?小探把美国的情况说说给大家参考参考。

 

先给大家说一个数字,仅 2016 年,美国民众在药店的花费就超过 4500 亿美元!你没看错,就是 4500 亿美元,大概一年能花掉个苹果公司一半的市值吧。

 

(皮尤基金会数据显示,2016年预估数额为4770亿美元)

 

再给个概念你就知道美国人购买药品有多疯狂了。2017年,我国药品销售额为 16118 亿人民币(包括市级公立医院终端、零售药店终端、公立基层医院终端),如果按照汇率折算的话,大概在 2300 亿美元左右。人口约为中国 1/3 的美国,药品花费达到了中国的两倍!

 

在这么庞大的市场里,都是谁占据着销售大头呢?前面说的 Rite Aid、Walgreens 和CVS 三家。这三家公司年度销售额就超过了 1700 亿美元。

 

 

亚马逊宣布收购 PillPack 的当天,Rite Aid、Walgreens 和 CVS 等股票就下跌了8—10%,最明显的是 Walgreens(- 9.2%),CVS 下跌 8.1%,Rite Aid 下跌了 3.1%。亚马逊这一收购,使行业里公司市值损失近 130 亿美元。

 

同时,在药品销售量高的背后,美国还有着十分庞大的慢性病人数量。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防御中心(CDC)数据,每四个成年美国人之中,拥有 1 种以上的慢性病,而跟心脏相关的疾病、糖尿病、癌症,是美国人致死和致残的三大主要原因。有相关数据估计,美国慢性病人数据高达 1.13 亿,服用五种药物以上的慢性病患者数量约为 3500 万。中国确诊的慢性病人数量更是高达3亿。

 

慢性病人们,是其中最典型需要长期服药、定期服药、被提醒服药的群体。比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患者等。

 

但现状是,不仅仅在美国、中国乃至全球,都有慢性病患者不按时服药的情况。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指出,中国和美国分别只有 43% 和 51% 的患者坚持服用高血压药物,其他疾病如抑郁症(40%—70%),哮喘症(急性治疗组为43%,维持治疗组为28%)也有类似的不按时服药的情况。

 

(标题:慢性病人不按要求服药是一个全球性的、巨大的问题)

 

在 WHO 看来,不按时服药对于慢性病人来说,就意味着患者生活质量的降低,增加耐药性发展的可能性,并浪费医疗保健资源。

 

在美国庞大的慢性病人当中,老年人又是医药产品的最大消费者,特别是处方药。

 

这次亚马逊收购 PillPack ,让亚马逊的客户群体无形中又拓宽了。亚马逊的 Prime 会员年龄段在 18-34岁的比例较高,通过 PillPack,亚马逊可以针对老年人群中的更多客户,将更多客户转换为 Prime 客户。

 

一场划算的收购

 

在亚马逊收购 PillPack 之前,相关的医疗行业举动并不多,相反,苹果、谷歌是纷纷传出进军医疗行业的两大巨头。

 

今年,苹果公司尝试利用苹果手表中的心率传感器与斯坦福大学合作,为心脏研究收集大量匿名数据,希望由此能够为用户提供医疗建议的 APP。当然,需要获得 FDA 的批准。

 

而谷歌同样在今年初传出,有一款可以嵌入日常物品的光学传感器已经在申请专利,希望把光学传感器切入类似家中镜子这样的物品中,由此评估心血管功能并帮助用户改善心脏健康。

 

根据 CB Insight 数据,自2009年以来,谷歌在医疗领域的专利活动与苹果公司并驾齐驱——每年每家公司都会提交 40 多份申请。

 

尽管如此,亚马逊进入医疗领域的动作随着本次收购开始明显起来。

 

去年10月,路透社报道称,亚马逊正在向美国多州制药委员会申请许可,成为药品的网上分销商。这次 PillPack 在全美49个州都有许可,可以说让亚马逊大大简化了申请的程序,可以立刻开始销售工作。再加上对现有用户群的拓宽,这场10亿美元的收购,显然值得不能再值了。

 

可见,在送药上门的外表之下,PillPack 瞄准了庞大的慢性病人、老年人市场,同时又提供了跟保险公司和医生沟通的服务。大家觉得,PillPack 的模式在中国可行吗?现有的医疗 O2O 里,你们又觉得哪个比较好用?欢迎留言分享。

 

更多密探此前相关文章,可点击链接:

吃不起药的美国人

10亿美元“戒指”,亚马逊买来送给Alexa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