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首位亚裔竞选美国总统:每人每月1000美金、国际学生毕业就给绿卡,竞选总统我有十足胜算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大多数人可能还没听说过杨安泽(Andrew Yang)这个名字,但自从他今年年初正式宣布有意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 2020 年总统大选以来,杨安泽就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

 

纽约时报对杨安泽的报道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的确,他的亮点很多。他:

 

是近几十年来首位参加竞选美国总统的华裔

是一位非常年轻、只有 43 岁的企业家;

认为自动化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大规模失业、因此提出 “人性至上” 作为竞选口号;

提出要给 18-64 岁的美国公民每人每月发 1000 美金 “自由红利”。

 

读书读到常春藤,创业见到奥巴马

 

杨安泽出生于华人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是伯克利大学的硕士和博士。杨安泽从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毕业后,又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取得法学博士学位,成为一名企业律师。

 

辞去律师工作后,杨安泽曾三次创业:

 

第一次创业在投资人失去兴趣、互联网泡沫破碎之际,以失败告终;

 

第二次与朋友共同创办的一家小型考试培训公司,后被培训界巨头开普兰收购;

 

第三次是在 2011 年创办的非营利机构 Venture for America,以 “把优秀大学毕业生放到被 08 年金融危机重创的城市锻炼两年、之后再帮他们创业” 的形式,帮助城市吸引人才、发展经济。项目发展顺利,杨安泽在 2012 年受邀前往白宫,参加奥巴马总统主持的青年创业论坛。

 

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或许正是第三次创业经历启发了杨安泽的竞选之路。在创办 Venture for America 时,杨安泽在很多社区看到了自动化、机器生产对当地居民的影响:很多人难以维持生计,街上荒芜凋敝

 

这还仅仅只是开始: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多的工作将不在需要人类完成,更多人将面临失业:卡车司机、零售业从业者、接线员、快餐店店员...等等,甚至一些白领工作,这无疑会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为了解决技术变革有可能给美国社会带来的社会问题,杨安泽选择了 “人性至上” 这一不按常理出牌的竞选口号,也令他进一步提出了 “全民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下称 UBI,即不论工作、收入、财产等任何条件,人人都可领取由政府或团体组织定期定额发给人民的、用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一笔钱)这个在左派学界广受欢迎、但一直争议不断、从未在美国大范围实施过的提议。

 

杨安泽认为,既然自动化、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企业开源节流,导致大批人群失业,那么企业就应该多交 10% 的增值税,以这种方式对冲其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在这种设计下,杨安泽提出给每位 18 - 64 岁的美国公民每月无条件发 1000 美金基本生活费,以确保每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得到满足,没人因为科技的迅猛发展而 “掉队”。

 

这个想法到底可不可行?杨安泽作为亚裔竞选总统,又会给亚裔带来怎样的改变?带着这些问题,硅谷密探独家采访了这位敢于振臂一呼的美国总统竞选者。

 

专访全文

 

硅谷密探:你喜欢硅谷吗?

Yang:我觉得硅谷很有趣,因为它象征着未来。说它象征未来,不仅因为这里有很多科技领域从业者,而且还因为硅谷存在着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很多人住房、交通等问题都得不到解决。硅谷今天的样子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科技发展的同时,未来我们将会不得不面对一些由此引起的社会问题。

 

硅谷密探:你对科技持有怎样的态度?纽约时报把你描述为 “对科技持疑者”,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Yang:我其实是 “科技信仰者”。我持怀疑态度的,是对目前美国政府让每一个人都从科技的迅速发展中受益的能力。但是,科技本身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它将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 它已经改变很多人的生活了。所以说我是 “科技信仰者”、“政府怀疑者”。

 

图自硅谷密探

 

硅谷密探:你选择 “人性至上” 作为竞选标语,是因为担心机器取代人类的工作后,会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哪些工作是安全的,不会被机器取代?

Yang:一般认为照顾小孩、老人之类的工作不会被取代。但其实这很难说,机器照顾老人或许更合理,你看看我们给护工支付多少薪水就知道了:一年 2.2 万美金左右(密探注: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约为 5 万美金),还要求随时待命,没人想做这种工作。像照顾老人等很多岗位,机器都能胜任,但我们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样的工作有内在价值、不应该或不想被机器取代。

 

硅谷密探:也就是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都无法避免工作被机器抢走工作的命运?

Yang:非重复性的体力工作,比如理发师或酒店清洁,这些工作不太会被自动化,因此可能是安全的。脑力劳动者的话....某些非重复的脑力工作,比如创意总监或 CEO,可能不会被取代。据美联储统计,大约 44%的工作岗位都是重复性的脑力或体力工作,而重复性的工作最有可能被机器取代,比如律师、会计师、保险代理人...很多这种工作都可能受到自动化影响,这其中大部分还是受过教育的人才能做的白领工作。

 

硅谷密探:在你之前的采访里,你提到 UBI 实施后会产生新的工作。会产生哪些新工作?那些工作不会被自动化取代吗?

Yang:产生的新工作将会是和日常生活相关的、便民的服务型工作。如果每人每月多 1000 美元,大家就更想消费,其中一大部分消费都会是家附近面包店之类的消费,因此面包店、夫妻店...会雇更多的人。那些小店不太会想自动化,他们还是需要人来服务。

 

硅谷密探:你提到每人每月这 1000 美金的资金来源包括以下四种:经常开支、增值税、新增收入、以及其它。我们来聊聊增值税。你如何决定哪些公司该付增值税?

Yang:我觉得所有公司都该付增值税,因为这是一种消费税。如果每人每月多 1000 美金,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会拥有更多的购买力,这个购买力会回流到为消费者市场服务的企业,而每家公司都在直接或间接地为消费者市场服务。

 

很多其他国家也是这么做的。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征收 16%-20% 的增值税,美国都不用收那么多,只要收 10% 就够付每人每月 1000 美金了。

 

硅谷密探:这对企业来讲是个新的支出,那些现在已经在挣扎着才能不亏本的企业怎么办?

Yang:如果每人每月多出 1000 美金,这对一些已经在挣扎的企业是个好消息。另外,一小笔增值税不应该到了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地步。

 

硅谷密探:我们再来聊聊 UBI。这个想法的可行性被证实过吗?有没有一个实验、最好还是较大范围内的实验,能证明 UBI 是可行的?

Yang:我查看了过去几年在世界范围内推出的每一项 UBI 试验,几乎所有试验数据都非常积极(密探注:有些实验结束后并未给出官方结论)。我认为美国也应该亲自试一下,不能懒惰地指望着其他国家试过之后没问题再拿来用。试一下又能有多糟糕呢?最差的情况就是 —— 你的公民更有钱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硅谷密探:为什么不先搞试点呢?从一个街区、一个城镇开始?

Yang:有些私人机构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密探注:如硅谷著名孵化器 Y Combinator),但我认为一个街区、一个城镇还是太小,应该在更大范围内实验更久,这样才能得到有意义的数据。

 

图自硅谷密探

 

硅谷密探:UBI 可能会带来哪些问题?不是所有人拿到钱后都会合理地处理这笔钱。

Yang:当然,有些人花这笔钱的方式可能不那么 … 理想。怎样花钱才叫 “理性”、才是 “负责任地花钱”?我们现在的定义可能有些狭窄。即使有些人花这笔钱的方式我们不认同,但只要他们不做出伤害他人或犯法的事情,也轮不到我们管。

 

硅谷密探:为什么不拿这笔钱对人们进行职业培训,以便人们找到新的工作呢?

Yang:因为很多针对再就业的培训根本没效果。如果看下关于再就业培训的数据就会发现,其有效率几乎是 0%。更何况美国很多大学生毕业后也找不到工作,而大学毕业生还是受过价格昂贵的高等教育的一群人。可见,希望用 “再就业培训” 解决问题基本是个幻想。美国政府在这方面表现一直以来就很糟糕。

 

硅谷密探:为什么会这么糟糕?

Yang:因为我们的政府把再就业培训外包给盈利性公司做。盈利性公司拿了政府的钱,训练一番,也不管结果如何,反正已经拿到政府的钱了。训练完了,人们还是找不到工作,政府双手一摊,“我们已经找人培训过你们了呀!” 有时让人们重新找到工作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对生活在某些地区、只有某些技能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现在,美国的劳动参与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只有 62.7%,是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和萨尔瓦多、多米尼加一个水平。报纸上说的失业率低至 3.9%,指的是在积极找工作的人群里有 3.9% 找不到工作,这个数字不包括那些因为长期找不到工作而放弃的人。实际上,当一个人长期找不到工作而放弃时,失业率反而会降低。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情况只会更糟。

 

硅谷密探:你是一名想竞选美国总统的亚裔,这很少见。

Yang:是的,太少见了,以至于我是第一个!

 

图自 The New York Times,版权属于原作者

 

硅谷密探:你的亚裔身份对你竞选总统这件事有影响吗?

Yang:肯定有影响 … 我试图把注意力放在正面影响上。美国人认为亚裔都很聪明、做事谨慎,所以当我引用一个数据时,他们往往觉得我说的数据是正确的 —— 的确也是正确的。你知道,我必须把我的注意力放在(刻板印象的)积极方面。

 

硅谷密探:如果竞选成功,你想为美国的亚裔带来哪些改变?

Yang: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欢迎全球各地最聪明的人才。如果你来到这里、取得学位,我觉得我们就该直接把你的绿卡订在你的文凭上。

 

硅谷密探:你提到想吸引全球人才。以美国大公司招人为例:你认为像 Google、Facebook 之类的大公司在招人时,是否应该忽略 “应聘者是不是美国人” 这一点?

Yang:这些大公司会做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不论这个选择是什么。不过,我的确觉得现在的H1B 政策有点荒谬...如果我当选,我肯定会放宽 H1B 政策。如果企业很想雇佣某位外国人,政府应该去协助,而不是把这个过程弄得更艰难。

 

硅谷密探:如果大公司不考虑国籍问题,把外国申请者和美国申请者一视同仁,势必导致一些美国人求职难度加大,这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如果大公司优先美国人,就会失去一些优秀的外国人才。如果让你制定法律,你如何权衡?

Yang:我不认为这会导致美国人找不到工作。如果你从世界其他某个地方雇了一个很聪明的人,让他/她到谷歌总部工作,这真的意味着你就不想雇佣同样聪明的美国人了吗?当然不。你会想把两人都招进来。我不认为这是零和游戏,我认为这种零和游戏的思想正在毁掉这个国家。

 

硅谷密探:... 好吧。我们再聊聊亚裔小孩上学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哈佛等一些美国顶级大学对亚裔申请者的要求比其他族裔更严格。有些情况下,亚裔的成绩需要比其他族裔高几百分,才能进同一所学校。

Yang:是的,亚裔在录取标准上的确是...受到惩罚的(密探注:近期有报道指出,哈佛大学招生时在衡量申请者是否有 “积极人格”、亲善力、勇敢、善良和“广受尊敬”等性格特质上的主观分栏目里,经常还没见面就给亚裔很低的分数)

 

图自yang2020.com,版权属于原作者

 

硅谷密探:你会就此作出改变吗?

Yang:对于私立大学来说,他们自己决定招什么样的人。如果觉得成绩好、分数高,就一定能进好大学,这实际上是对美国大学的运作方式有误解。美国大学的运作方式从来就不是纯粹的能力优先、谁强谁上(meritocracy)

 

呃,但是...呃,你知道,亚洲人是受到现在这种模式的伤害的。但这种情况历来如此。逼着这些学校彻底改变是错误的。学校的有些喜好根深蒂固,存在了很久了。

 

硅谷密探:你自己有两个孩子。如果以后他们成绩优秀、经历有趣,却因为族裔问题被哈佛拒绝,你如何向他们解释这种现象?

Yang:我会说,“恭喜你们考进了你们能考进的其他大学。你的人生和未来是否成功不取决于人为制定的录取标准。”

 

硅谷密探:好吧。最后几个快问快答:童年对你影响最深的事情是?

Yang:我小时候是我们街区极少数的几个亚洲小孩之一,所以我从小就知道被边缘化的感觉,这种感觉一直伴随我到今天。现在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的工作被机器抢走了、自己也被边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想竞选总统。

 

硅谷密探:你最喜欢的政治人物是谁?

Yang:西奥多•罗斯福。告诉你件有趣的小事:我是罗斯福曾曾孙女的教父。

 

硅谷密探:从 1 到 10 给自己打分的话,你有多自信你能赢得此次总统竞选

Yang:几个月前,有个赌场把我赢得竞选的赔率定位 200:1,现在是 120:1了...哈哈。我打 10 分,我觉得我有机会赢得选举。我认为我的选举能给不仅美国亚裔、而且整个美国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关于这点我也有信心打 10 分。

 

硅谷密探:谢谢!

Yang:谢谢。

 

要想在华盛顿特区的宾夕法尼亚大道上接受民众欢呼,杨安泽还要闯过层层关卡:首先,他必须通过民主党内两轮提名竞选。但民主党会把赌注下在一位缺乏政治经验的人身上吗?他的总统路能走到哪一步还很难说,不过亚裔站住来勇敢发声,对每一个亚洲人来说 —— 不论是否生活在美国 —— 都是好的。

 

各位读者读完后有什么感想?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