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背后原来在争这个东西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封面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中美贸易战已经开打,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可能旷日持久。就在昨天,美国和欧盟“大秀恩爱”:同意通过谈判降低贸易壁垒,并暂停加征新关税,以此进一步“孤立”中国;另一边,是美国对中国的持续打击:七月初,美国决定对价值 34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 25% 的关税;中国立刻决定对同样的商品数额征税;而上周,特朗普政府正计划对价值 2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进行新一轮关税征收。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目前征税的商品名单从水果蔬菜、皮包雨衣,乃至冰箱汽车,可谓包罗万象。但是有媒体提出:这背后,一项关键技术,可能是世界上两大经济体开打贸易战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项关键技术,就是 5G 网络。

 

我们都对 5G 网络有所耳闻和期待,据说该技术能让人们在几秒钟内下载完一部 10G 高清电影;能让你手机玩游戏再也感觉不到延迟;能带来前所未有的超爽移动互联网体验。

 

但是对工业界来说,5G远不止于高速移动互联网。它被寄予了更大的厚望,要成为支持下一代核心高科技的“基建”技术。这些“高科技”,包括无人驾驶、人工智能乃至宏观的“智慧城市”。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所以,是否掌握 5G 的主导权,首先,对于实现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极为重要;其次,鉴于高通(美国公司)和华为(中国公司)已经分别成为 5G 标准的重磅级玩家(还记得联想“投票门”吗?就是跟标准制定权花落谁家有关),中美在 5G 领域的竞争提前开始;最后,中国“在 2030 年成为人工智能行业的世界领导者”目标,则让美国极为警惕,要采取正面抗衡措施了。

 

本月初,白宫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缩写为 FCC)发出建议: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电信市场,理由是“中移动的进入,会对美国执法部门和外国情报收集工作,产生巨大且不能接受的风险”。

 

而 FCC 此前已经很“自觉”地开展类似工作,比如它提出“要确保普遍服务资金不能用于某些设备和服务”。“普遍服务资金”是电信服务的一项补贴专用资金;而“某些设备和服务”特指来自那些“对通信网络和供应链完整性,构成国家级别威胁的供应商”,比如华为和中兴。

 

中兴自不必提,直接被停了芯片供应处于半瘫痪状态;华为则赶紧给 FCC 发去恳切的信件,说美国要是错过我们行业内领先的技术,那就太可惜啦!

 

美国有多紧张?

 

华为的努力挽回未必奏效。因为美国真的非常紧张和戒备。

 

美国无线网络行业组织 CTIA 的主席,公开表示“美国在 5G 技术的发展已经落后于中国甚至韩国;要是情况不改变,美国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美国经济也将遭受打击。”

 

而国家安全委员会最近遭泄露的一份文件则包含警告:“如果中国因为 5G 技术统治了全球电信市场,那中国将在政治、经济和军事层面取得全方位胜利!”

 

5G 之争,真的会产生如此夸张的影响力吗?年著名咨询机构 Accenture 做出估测,美国 5G 网络的建设和维护,会造就 300 万份工作和 5000 亿美元的 GDP “加速”。2035 年, 5G 则会在全球产生 12.3 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要是中国抢先一步搞定 5G,这些收益是不是大半就得流向其囊中了?这跟美国政府大声呼吁的“制造业回流美国”岂非背道而驰?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对于 5G 的看重甚至让民主党和共和党“团结一致”了。FCC 的民主党员也呼吁:一定要在 5G 技术领域超过中国!

 

为什么一定要跟中国比?

 

前文提到,中美在 5G 领域的竞争已经提前于其它国家正式开始。

 

要搞 5G,首先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达成一致的“标准”,以便制造电信设备的公司,以及移动运营商能够在全球推广该技术。 而 5G 的规格于去年 12 月达成一致。

 

有了标准,就得开始做设备。重要设备制造商有中国的华为和中兴,欧洲的诺基亚与爱立信;支持 5G,芯片很重要,这里美国的高通和英特尔当仁不让;最后自然少不了运营商,中国电信移动联通和美国的四大运营商都已经摩拳擦掌。

 

大家注意到了吗?上文提到的数家中国公司,都在中美贸易战开打后先后成为美国的“靶子”,因为它们本就被当做贸易战的一部分。

 

但是我们也看到欧洲大企业的身影了,台湾韩国也不可忽视,怎么美国一定要把中国当成主要敌人呢?——因为中国有这个实力,构成实力的因素则是多方面的。

 

第一是国家体制。要聊这个,我们先确定一件事:移动通信的基础是电磁波。那么它的命脉是什么?答案是频谱资源,即不同频率的电磁波。频谱是移动通信的命脉和血液,所有的移动应用和服务都得靠它。高中低不同的频谱段,对应不同的应用场景。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于是频谱资源就成了运营商的必争之物。在美国和其它国家,这个资源是由运营商参与拍卖竞标而来,拍卖过程由 FCC 控制。很多中小运营商对此极为不满,认为这样做使得频谱完全被大型运营商,比如美国的 AT&T 和 Verizon,把持了。还有业内人士担心:运营商通过相互竞争来获得消费者,在前期把自家利润压得极低,从而没有能力和动力加速创新和研究技术。

 

与此相对应,中国一直就是用“由上至下”(top-down)的方式管理垄断行业。中国政府主导了频谱资源的分配,并在背后给予强大支持,三大运营商能调动的资源非常充足。

 

目前特朗普政府也意识到现在的频谱分配方式不够完善,正在讨论新的制度,比如“批发模式”(wholesale model),但具体细节还不了解。

 

第二点是中国的试错成本低。一旦中国首先广泛使用 5G 网络,那么中国公司将在创建下一代高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这个担忧若是放在韩国等比较小的国家,就不成问题,因为韩国公司没有足够大的市场,来持续测试和改进创意。但中国的 15 亿人口,为中国公司在进军其它国家之前完善业务,提供了理想测试场所。比如微信的持续更新和带来的成功,是西方公司多年来一直试图模仿而不得的;华为,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电信基础设施供应商,最初仅凭借服务国内市场,就发展出巨无霸体量。

 

目前,中国已经跟其它国家洽谈在 5G 领域的合作。华为就一直在游说澳大利亚政府。据英国媒体八卦,华为一直是澳大利亚立法人士海外旅游的“首席赞助商”。另外,电信公司 Altice 的葡萄牙分公司,已宣布要和华为合作共建 5G 网络。

 

如果这些消息让美国觉得不爽,那么下面这则新闻则让美国很不安。我们说道,5G 之重要不限于其本身,更在于它是其它“下一代核心技术”的基础,这里主要指无人驾驶和人工智能。其中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和发展的必然性无须强调,并且它也会成为“无人驾驶”技术的基础。

 

中国的人工智能雄心

 

2017 年 7 月,中国国务院制定了一项发展规划,希望中国在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在技术上超越对手,打造规模上万亿人民币的本土产业。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该发展规划定制了“三步走”的路线图。

 

第一步,到 2020 年,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力争进入国际第一方阵;在人工智能模型方法、核心器件、高端设备和基础软件等方面取得标志性成果;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

 

第二步,到 2025 年,在人工智能基础理论及其应用方面实现“重大突破”,成为带动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主要动力;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高端。

 

第三步,到 2030 年,中国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

 

在中国房价成为令全球不解的都市笑谈时,这份“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却让美国重视和警惕。美国不会眼睁睁看着“中国成为世界主要 AI 创新中心”。如果能成为 5G 技术的标准制定者和主导者,那么美国仍然能牢牢把持人工智能的“命脉”。

 

电信和 5G 业务,已经被视为白宫的国家安全之重要和优先事项。借助贸易战开打,华为中兴和中移动遭到一系列针对,均是在计划内。

 

到底谁会赢?

 

对普通人和局外人来说,我们很难了解这场对抗的具体过程,但都同样关心结果,那就是:到底谁会赢?

 

这个问题对众多观察形势等待站队的国家来说,同样非常重要。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不过很遗憾,问题的答案,我们也给不出。就贸易战本身,中美打的局势焦灼,但主动发起的一方(即美国)看起来自然更咄咄逼人。根据过往历史,欧洲,美国和中国能成功地在 4G 诞生和发展过程中和谐共存,那么 5G 时代怎么就一定不行呢?再说了,5G 之争,获胜的概念可能并不明确。

 

我们可能会看到中国美国都有老牌企业的没落,和借势而起的新兴力量。它们相互之间,最终也可能会建立起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在竞争合作中共存,就像现在两个国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