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毒辣!这家投资团队让 “鸡蛋森” 马克安德森投了都说好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硅谷不仅是全球最优秀创业者激烈竞争的角斗场,更是对投资人眼光、耐心的试炼地。

 

而 Amino(丰元创投)这只美国第一家汇集硅谷 IT 巨头企业华人高管的创投基金,则有着一份亮眼成绩单:

 

2012 年才成立的 Amino 投出了被思科收购的 Assemblage、被亚马逊收购的 Orbeus、被 Facebook 收购的 Ozlo、被 Priceline 收购的 Woomoo 等公司。

 

一出 Palo Alto 火车站,走上布满 VC 和咖啡馆的 University Avenue,Amino 的招牌立刻映入眼帘。到底这家投资公司有什么成功秘方?今天小探约了 Amino Capital 的合伙人李强(Larry Li),给小探讲一讲特立独行的 Amino 在硅谷的 “生存秘籍”。

 

回报率高的项目,争议大我们也投

 

今年 2 月,瑞士著名区块链项目、意在打造 “无限扩容” 版以太坊 的 Dfinity 获得硅谷顶级投资机构 A16Z 及 Polychain 的 6100 万美金投资,而孵化了 Dfinity 的密码学及分布式计算的研发与孵化机构 String 正是 Amino 早在 2014 年就开始投资的项目。

 

图自 String 官网

 

当时区块链、比特币还远未进入大众视野。一年后的 2015 年,比特币币价仍然在 200 多美元徘徊。受币价低迷影响,不少 VC 对区块链项目望而生畏。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Amino 毅然决定领投 String。

 

李强承认,当时投 String,心里多少 “有点打鼓”。当时 Amino 还特意把 String 的创始人 Tom Ding 和首席技术官,数学家、密码学家 Dominic Williams 两人请来深谈了好几次。

 

虽然 Tom Ding 和 Dominic 两人都是对技术很有研究的学术大牛,但打动李强的其实是两人心思细密、靠谱的性格。

 

“Tom Ding 不仅对技术很了解,他对法律法规也研究得很细,不是那种 ‘有些大概想法就去做事’ 的人。Dominic 更是如此,谈起技术他会钻进去讲,越讲越激动。我们觉得他俩非常靠谱,想得很细,这在创业者里很难得。”

 

当然,当时 Amino 出手投资 String 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还是初创小公司的 String 钱已经花光,眼看就要捱不过去,“基本已经到悬崖了”。Amino 出于对创始团队的认可和信任,毅然出手相投。

 

这笔投资不仅帮 String 续上了一口气,也成为 Amino 目前最成功的一笔投资之一,此次 String 获得 A16Z 及 Polychain 的 6100 万美金投资就是佐证。

 

 

其实,Amino 先发一步投资的不止是区块链,只要团队靠谱、技术过硬,Amino 就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李强也提到,同样理念下,他们现在投的一些公司可能短期内不会显出来,长期来讲,没准又引领了下一个潮流。

 

李强承认,当时这笔投资也很有争议性,不过后来他发现 Amino 投的早期项目里,回报越好、早期投资时就越有争议性,或许 “先锋” 和 “争议性” 本就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而 Amino 投的另一公司 Orbeus 也证明了这一理论:

 

2012 年成立于波士顿的 Orbeus 开发基于类神经网络的图像识别技术,其应用软件 ReKognition 能够自动分类及辨别照片中的内容。2015年9月,在苹果、雅虎等收购方的激烈角逐后,Orbeus 被亚马逊成功收购,而 Amino 正是 Orbeus 最早的投资者之一。

 

其实在 Orbeus 刚成立的 2012 年,Facebook 刚刚把来自以色列的面部识别公司 face.com 买下来,不少人因此开始担心:Orbeus 还有发展的空间吗?

 

而这种担心也逐渐演变成 “是否要投 Orbeus ” 的争议,就像当初难以决定是否投 String 一样。

 

不过,Amino 还是决定不走寻常路,力排众议投了 Orbeus:除了对团队的认可,当时 Orbeus 每天 300 万 的 API 调用也是吸引 Amino 的重要因素。彼时 Orbeus 前景尚不明朗,然而 Amino 敏感地意识到:人工智能算法固然很难,数据的采集更有价值,而像 Orbeus 这种又有技术、又有数据的公司,是非常难得的结合。

 

事实证明,Amino 的决定是正确的:2014 年 5月 Amino 投资 Orbeus 种子轮,2015 年 9 月,仅一年多,Orbeus 就顺利出售给亚马逊。

 

 

说到 Orbeus 被亚马逊收购,李强还给小探透露了一件趣事:当时除了亚马逊,其他一些公司也对 Orbeus 表现出了兴趣,这其中就有财大气粗的苹果。但由于保密要求,Orbeus 在和苹果谈价格时,只得含糊地说 “还有别家公司对我们感兴趣。”

 

然而苹果听了并没当回事,以为 Orbeus “吓唬人”,无非是想要收购价更高。结果后来收购消息宣布,苹果从新闻上看到 Orbeus 花落亚马逊,其并购负责人据说 “气得不行”,痛心地发现原来 Orbeus 并没唬他...

 

创业维艰,岂止是创业者不容易,连投资人、甚至收购者,都是一次次对自己眼光、意志、甚至是运气的考量。

 

“我们不追潮流、不抢案子”

 

“‘抢案子’这件事,我们在内部商量过,大家觉得不符合我们的投资理念,所以我们不抢案子。”

 

李强认为,早期投资与二级市场买股票其实很像:大家对一家公司表现的预期其实已经反映到股价里、成为价格的一部分,预期太高会挤压盈利空间。

 

而早期投资也是这样,如果大家都觉得这个案子好,即使投资人挤进去、投了一家估值很高的公司,盈利几率也并不会因此而提升。

 

或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像 String、Orbeus 等投资回报好的案子,都不是 Amino 抢进去的,反而是在别人没看好、创始团队当时都找不到钱的情况下投的;相反,现在有些热点 —— 比如 2017 年的自动驾驶汽车 —— 还未有亮眼表现。

 

据 CB Insights 统计,2017 年截至 11 月中旬,全球汽车科技行业风险投资额 39.9 亿美元,其中投到自动驾驶技术领域的资金高达 76%,约为 30.3 亿美元,投资额较上年度增长 172 %。看来,不论从投资额度到投资笔数,自动驾驶汽车都是当之无愧的“当红炸子鸡”。

 

图自 CBInsights

 

但自动驾驶汽车这个热点,Amino 却不打算 “追” :

 

首先,不少创业公司以为自己有的 “技术壁垒” 并不是那么坚不可摧:现在不少公司都想成为自动驾驶汽车某一方面的独立解决方案供应商,解决自动驾驶汽车某一个问题,但汽车行业的特性决定了新技术从“研发” 到 “运用” 的周期十分漫长,在这期间,创业公司很可能会发现,别人已经把自己的技术学会了。

 

第二,自动驾驶汽车的重中之重就是采集数据,而采集数据以后很可能会有更新的办法。在现有模式、在别人的框架内创业的一批自动驾驶相关的公司,到时或许难保领先位置 —— 毕竟,在别人的框架内创业,是很难走出框架、跑到真正的全新领域的。

 

那么,Amino 哪儿来的底气敢 “不走寻常路” 呢?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Amino 几位技术大拿出身的合伙人,或许是 “艺高人胆大” 的最佳注解。

 

除了曾经创办清华企业家天使基金与中关村硅谷创投的李强,还有 Google 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腾讯前副总裁、畅销书《浪潮之巅》等作者吴军博士;Google 第一位高级华人工程高管、协助组建谷歌中国、利用 20% 的业余时间独立开发出Google的图片搜索产品,被华人同事们尊称为“老大”的传奇人物朱会灿博士; Facebook 首位华人总监并已升任副总裁,负责 Growth 的魏小亮博士;GlycoMira 创始科学家,拥有拥有三个专利、并发表二十余篇专业期刊论文、在斯坦福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的徐霄羽博士等。

 

这么一支队伍,的确有特立独行的资本。

 

Amino Capital 合伙人,左起 Huican Zhu, Sue Xu, Jack Smith, Jun Wu, Larry Li, Maximilian Ibel

 

第二,热点项目估值往往也比较高,这就会挤占投资者的回报空间。

 

这听起来就像“低买高卖” 一样简单、明显,但很少有人能做到。超前的案子,也正因为其“超前性”,注定大部分人都不理解、不看好,而这就要求投资人慧眼识珠,除了对行业有深刻了解,还要有足够的定力;反过来,一个案子在浪潮之巅、特别火的时候,投资人贸然跟风往里进,对创投双方都未必好:估值太高,投资人利润空间就被挤压,而创始团队一下子融到太多钱,也更容易产生问题。

 

区块链投资已是硅谷投资 3.0 版

 

不少人都知道区块链项目的 ICO 对原本以 VC 为主导的创投界是个巨大的颠覆,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颠覆了。作为 “老硅谷” 的李强,对此有很精妙的总结:

 

“之前半导体时代,创业者西装革履地跑到沙丘路(Sand Hill Road)挨家找钱;

 

后来 2.0 移动互联网时代,VC 们为了能和创业者更紧密接触,颠覆了沙丘路,都在 Palo Alto 市中心设点;

 

现在区块链来了,又改了一把:有些项目融资很多,基金会将资金拿出来与我们 VC 合作,建立生态系统基金,本质上是投资了 VC,这要都不叫颠覆,什么叫颠覆?”

 

看来区块链项目还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除了 String,Amino 也参与了 OmiseGo、Nucypher、Kyber、0x 等明星项目的 Pre-ICO 和 ICO,而 OmiseGo 也作为 ICO 史上第一个独角兽而著名。

 

那么,投资区块链项目和投传统公司到底有哪些不同呢?

 

首先,区块链项目对创始人领导力、影响力要求更高 

 

李强认为,传统公司里 CEO 往往有极大影响力,CEO 可以说一不二,但区块链项目有自己的生态系统、自己的社区,与传统创业公司相比更不可控,因此创始人不仅需要调动自己团队的积极性、还要调动整个生态系统的积极性。

 

第二,区块链项目要求投资人有更大格局 

 

区块链时代,生态系统更大,因此也要求投资人格局更大。以 Amino 投的 Dfinity 为例:Dfinity 这次接受 Andreessen Horowitz 的投资,对 Amino 其实也是一种考验:投资人是不是有胸怀看着不是自己的资金参与进来?在 6100 万美元的投资面前做到“有胸怀”,恐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过李强表示,现在投资人在这种新趋势下,就必须要调整心态:以前 15%、20%、一轮一轮控制下来的时代,已经不适用于区块链了。

 

不过混乱里也蕴藏着机会:与船大难掉头的老牌 VC 相比,Amino 之类的年轻 VC 更灵活、更懂技术、跑得也更快,说不定在区块链这片尚未形成秩序的全新领域里,年轻 VC 们反而可以轻盈地弯道超车老牌 VC 们。

 

而这或许也正是硅谷充满活力的原因:适者生存的残酷游戏不分昼夜、永不停歇。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