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和张志东焦虑的问题,他们用区块链来解决

 

 

最近腾讯创始人张志东发起倡议,马化腾点赞支持,一起思考在信息过载时代,科技如何帮助人类?

 

 

全面数字化的时代正在到来,用户担心的,不再是信息太少,而是信息太多。如何从海量信息之中,快速有效地找出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成了互联网的一大核心问题。

 

腾讯两位创始人提出了这个问题:面对信息过载,技术/产品可以做什么?

 

这个问题用区块链就能得到部分解决。“让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脱颖而出”的问题其实可以转化为一个经济学问题——对内容定价

 

价格是对内容质量的最好预测因素,比如一篇价格1000元的文章,质量肯定不会比价格1元的文章质量差。

 

那么如何对内容定价呢?

 

如果用区块链技术创造一个内容定价市场,就能够很好的挖掘有价值的内容,或者可以理解为一个内容价值的预测市场,这背后其实是有经济学原理的支撑,即“有效市场理论”。

 

 

 

我们假设市场上众多“投资者” 是理性且追求最大利润,而且每个人对于内容的分析是相对独立的,那么如果利用群体智慧来对内容定价,价格的高低将能很好地预测内容的价值。

 

 

如何构建内容的预测市场?

 

我们构建这个预测市场的方式非常简单,用户可以用投票方式来对内容定价。

 

简单地说,如果读者认为当前某个内容的价格远低于内容的实际价值,可以通过投票“赞同”的方式来抬高内容的价格,而增加的价格则是投票所需要花费的成本,如果最终内容价格高于用户预计的价格,用户将获得经济回报。

 

新价格 = 当前价格 + 投票成本

 

当然我们必须要设置激励机制,让大家可以为自己看好的结果进行预测并从结果中获得奖励。为了尽可能获胜,人们会通过各种方式,如信息收集等方法来让预测结果尽可能准确。

 

机制可以是这样的,对于一篇内容,第一个投票赞同者壹先生,而他投这一票的花费,全部给了文章的作者,第二个投票赞同者贰先生的花费,一半给了作者,一半给了最先投票的壹先生。如果弎先生也投了,弎先生所花费的就会分成三份,一份给文章的作者,一份给第一个投票的人,一份给第二个投票的人,以此类推。

 

也就是说,在前面投票的人,相当于参与了这篇文章应该值更高价的一个预测活动,而预测对了的同学,也自然而然能从这场预测活动中获取一部分的收益,实际上,只要是投票赞同者的前35%,都能获得超额收益。

 

 

 

这样,经过人们对内容价值的理性判断,更多有价值的内容就会被这个市场中参与的人挖掘出来,通过预测市场的机制,解决了优质内容的发现问题。

 

这其实就是UGC Network:全球第一个内容价值预测平台的基本原理。

 

1)优质的内容如何脱颖而出?

 

UGC Network 在内容平台中引入价值预测市场,让市场来左右内容的定价,而不是中心化的机构。这样,经过人们对内容价值的理性判断,更多有价值的内容就会被这个市场中参与的人挖掘出来,通过预测市场的机制,解决了优质内容的发现问题。

 

2)如果随意点赞会耗费成本,不良内容还会不会这样横行?

 

对内容的预测,是要经过与所付出代价相符的深思熟虑的。

 

我们在微博、知乎、朋友圈,看到一个东西可能随手就会点赞,有时候这个赞都不一定表示我们对这个内容的认同。UGC Network 采用了一种机制促使用户可以保证自己所发送出去的赞是经过理性选择的,只有赞数是经过理性选择的,我们才能保证高赞的内容是具有更高内容价值的。

 

第一个点赞者的花费全部分给了文章的作者,由于后面没有点赞的人,之后无法获得收益,也就是说,他对这篇文章的预测是不对的,他也因此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保证,内容平台的成员在进行文章内容价值的预测时,是经过与将要付出的代价相匹配的判断的。

 

 

 

当然,为了保证公平原则,如果不想花费金钱成本,社区参与者也可以通过完成社区任务,比如转发和传播文章等方式获得积分,从而获得投票的机会。

 

在这里,人们付出时间和精力来获得投票权,如果发现好的内容,依然可以获得奖励。

 

3)怎么保证越有价值的内容,作者的收益越高?

 

内容的创作者更想要聚集的平台,肯定是用户基数更大的平台,UGC Network 通过引入一个预测市场,来吸引一大批对内容感兴趣的用户。

 

在UGC Network 的机制下,作者生产的高质量的内容由于获得越来越多人的预测,而获得越来越高的收益,通过这样的机制,就能保证作者生产高质量内容的积极性。

 

4)当打赏不仅仅是打赏,你获得的还可能是更多“权益”

 

打赏获得了升级?

 

打赏 = 对文章内容的赞同 + 平台的可期待权益获得(自己理性思考的价值沉淀)

 

而打赏行为的这种由单一功能升级为双重属性,正是由内容价值的预测市场这一机制带来的。

 

比如,你赞同一篇文章写得好,你的这个赞同行为包含两个意思:对他的内容的赞赏 + 预测他的内容是篇好的内容。

 

如果认同的内容是好内容的时候,你的(预测他的内容是篇好内容)这个行为就会获得收益。

 

换句话来说,你获得的收益,也是你在理性思考后判断是好内容这一行为所带来的价值沉淀。

 

UGC Network 推动的四个方面的进化,是对内容生产者获益和文章受众获益方式的一次变革:

 

第一,通过对内容优劣的预测行为,解决优质内容的发现问题。

 

第二,内容的受众,变成了优质内容的挖掘者。

 

第三,内容的价值越高,作者获得的收益就越大。

 

第四,打赏行为由单一属性,升级为双重属性

 

让知乎苦恼的骗赞文,让 Faceook 忧心的虚假内容,各内容平台对文章的中心化审判权,众多内容平台优质的内容没办法通过平台的机制得到合理的收益,这些问题,都有可能用 UGC Network 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