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流浪汉故事: 美国底层的残酷现状

 

曾经中国的“犀利哥”因天涯论坛一篇神贴《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一炮而红,文章说,“犀利哥欧美粗线条搭配中有着日范儿的细腻,绝对日本混搭风格,不输藤原浩之流;发型是日本最流行的牛郎发型;外着中古店淘来的二手衣服搭配LV最新款的纸袋。”“只有那些敢于为潮流献身的人才能懂得。”

 

 

其实在美国的湾区,特别是旧金山街头的流浪汉,每一个都风格犀利,但从来没有哪个流浪汉单独被美国的媒体和网民推上舆论,成为网红。因为旧金山到处都是流浪汉,流浪汉已经成了一个现象级的问题,美国人和媒体都早已习以为常。

 

  2014年美国流浪汉分布图

 

据2017年最新统计数据,旧金山的流浪汉人数已经高达7500人,成为美国流浪汉占当地总人口比例最多的城市(位居第二位的则是洛杉矶),并且有逐渐年轻化的趋势,相比前几年,更多低于24岁的人成为流浪汉。

 

 

数据来自《2017 San Francisco Homeless Count & Survey Comprehensive Report》

 

    旧金山流浪汉区域分布图

 

当你走在旧金山的市中心,肯定会惊讶于这个被称为“科技圣地”的地方,竟然是美国流浪汉最多的城市之一。这些流浪汉外貌奇特,年龄肤色和流浪方式各不不同。你走在街头绝不会有逛动物园时的好奇和驻留,而是凭着直觉就感受到一种随时被抢劫袭击的危险感。他们中一些人会盯着你,甚至突然冲你大吼大叫,行人一般都是急匆匆躲开。从他们带着厌恶和嫌弃的眼神中,你隐约看到了美国在经济强大、技术先进背后的阴暗面。

 

这里是几个具体的流浪汉人生故事。

 

“幸福的人生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同。”

 

每一个流浪汉都有成为流浪汉的故事,也许是突然失业支付不起高昂的房租房贷于是流落街头;也许是入不敷出个人信用宣告破产。其中,精神疾病和毒品成瘾是最令人叹息的两个原因。

  

上世纪五十年代,一场精神病院关闭行动席卷全美。一方面,各大公立精神病院收到的拨款愈加减少而病人日益增多,于是精神病院逐渐变得臭名昭著,因为“恶劣的居住环境,卫生条件不佳,对病人的错误治疗和虐待”;另一方面,有人宣称精神病院让精神病人变得“有依赖性、太过被动、被社会排挤”。于是美国政府提出了“以社区支持为治疗基础”的方案“,希望让精神病人被各大社区接纳和照顾。

 

但事与愿违,很多患者根本得不到应有的支持,他们唯一的活路就是在大城市的街头流浪了,至少不会饿死。这些流浪汉往往患有精神疾病,看起来疯疯癫癫,行为举止匪夷所思,比如他们喜欢自言自语,或者和想象中的观众聊天,激动时破口大骂,令行人悚然而惊。

 

你可以在十字路口看到他们,这是密探拍摄的照片。

 

  旧金山叮当车一旁精神病发作的流浪汉

  

精神病发作时随地解决大小便。

 

 

还可以跟一只鸽子战斗的不亦乐乎。

 

 

有时候一些流浪汉精神病发作,惊吓或伤害到过路群众。一被举报或被巡警看到就会被警察强行压制送去监狱,当一个一个这样的流浪汉进了监狱,监狱也慢慢成了一个精神病的收容所。他们终究从一个牢笼被送往另一个牢笼,但好处就是换得了规律的生活和正常的饮食。

 

  独腿手无寸铁的流浪汉被多名警察强压

  

这些人可能对市容造成了影响,对行人造成了惊吓,但我们对他们总是抱有着同情,因为他们本身是弱势人群,是受害者,命运由不得自己选择。

 

但是,有些走上吸毒道路并沦为流浪汉的人,算是活该吗?这里有两个密探侦查到的因为吸毒成为流浪汉的真实故事。

 

在一个角落里注射可卡因的流浪汉

  

一个曾经年轻时在田径赛场风光无限,屡次获奖,早早成为人生赢家的他,无意触碰到可卡因,结果失去了一切,成了一名流浪汉。

 

黑人Alex在初中的时候就显现了异于常人的运动天赋,那时没有人跑得比他快。大学也因为他出色的运动战绩,录取并给他发奖学金。他到了大学参加了无数次田径赛场,屡次获短长跑冠军,成为了校园风云人物。

 

图片来自《阿甘正传》

 

也许胜利的果实对Alex来得太早,他在大学的圈子特别高调,除了比赛,他将精力不断挥霍在各种Party上,一步步寻求更高更猛烈的刺激。

 

在大三的某一次Patry上,他伸手接过了朋友给他的可卡因,自此陷入泥沼。大学虽然毕业了,可染上的毒瘾让他不断颓废。从小就父母离去的Alex无法找工作,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原本作为一个黑人小孩,他有机会用自己的天赋击败起点过低的命运,可毒品最终葬送了他。现在的他流落街头,虽然已经努力戒除可卡因,可是没有得到医治的后遗症一直困扰着他。

 

Melissa小时候父母相继过早离世,无依无靠的她却出落得窈窕动人,而且性格温柔,学业表现优异。但是因为无力支撑学业,没有经济来源的她被迫早早进入婚姻生活,并和丈夫孕育了三个女儿。但是后来,丈夫染指毒品,面对着高昂毒品花销和一家五口的经济压力,他选择逃离Melissa和三个女儿,直接失踪。再次被亲人丢下的Melissa情绪崩溃了,被现实击垮的她,竟然踏上同样的道路,开始吸食可卡因。在彻底没有任何积蓄后,她狠心选择抛弃自己的三个女儿,成为了一名流浪汉。

 

 

Alex和Melissa都是黑人。如果没有田径比赛的获奖,Alex也许和Melissa一样,早早得被迫放弃学业。可是最后的结局,两人殊途同归。毒品让他么成为流浪汉,并且瓦解了他们的精神力量,让他们失去战胜命运的勇气,得过且过每一天。

 

 

但最悲剧的事情,不是吸毒后成为一名流浪汉,而是成为一名流浪汉后为了生存而去卖毒品。

 

而有些毒贩子为了贩毒也会乔装成流浪汉去售卖毒品,因为警察很少会察觉、并去搜查一个流浪汉又臭又脏的身体。

 

有的毒贩子干脆会卖给真正的流浪汉,这些流浪汉再转卖给一些人来赚钱,甚至很多美国的高中生的毒品都是从流浪汉那里购置而来。

 

 

你可以花20美金在流浪汉那里买到图中的两颗大麻粒子。还有在加州的医疗体制度里,有些流浪汉患有疾病,可以向医生申请开大麻药方,而且是完全合法的,这就让流浪汉有了购买大麻,再倒卖给他人有了另一种途径。(卖是违法的)

 

 

坐着轮椅的流浪汉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晒自己的大麻。

 

可不是所有的流浪汉都有精神疾病,吸毒,卖大麻。残酷和罪恶的反面还有幸福与爱。

 

每次经济危机后,一些美国的中产甚至中上产阶级,会因为还不上房贷车贷信用卡贷款而导致信用破产,然后因此没有公司肯雇佣他们,从而形成阶层下滑的恶性循环,最后流落街头。

 

 

这个弹得一首好钢琴的流浪汉,曾经是一名音乐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在人生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失去工作后就开始选择流浪到现在,被路人发现了他的才华,并给予了帮助。

 

 

上面这个流浪汉爱护动物,每个月花费5美金给流浪猫买猫粮,怕鸽子喝了不干净的水。

 

 

 

如果你有机会去旧金山市中心的图书馆,你一定会发现每一天几乎每一个楼层里都会有流浪汉在静静地看书。

 

还有每天逛星巴克的流浪汉。

 

 

星巴克在国内属于中高档的咖啡馆,但在硅谷,星巴克遍地都是。有些流浪汉会总会去一个星巴克,每天刷脸,跟员工混熟后每天都能拿到星巴克员工提供的免费食物与咖啡。

  

有些流浪汉每天会守在24小时的便利店门口,拿着纸杯子给来往的顾客开门,往往在便利店收到的零钱的顾客都会扔给帮开门的流浪汉。

 

 

 

还有些流浪汉接受了当地的组织的救济,不愁衣食,有地方住。

 

流浪汉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现在流浪汉们也有自己的社区,他们并不需要东躲西藏。有的团体发报纸来宣传流浪文化或者与流浪人利益相关的故事。

 

特别是在嬉皮士文化很重的伯克利,有一类青壮年嬉皮士也享受着流浪汉的生活。

 

他们会在街上摆卖自己做的手工饰品,逗弄自己饲养的小猫小狗,过得也很开心。

 

 

但并不是每一个流浪汉有这些机会和小小的幸运。那天凌晨觅她准备在市中心准备坐地铁回家的时候,三个流浪汉躺在过道的楼梯上,旧金山的夜晚实在太冷。

 

 

初到旧金山,不禁让人感慨,万恶的资本主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一边是资本源源不断注入硅谷的科技公司,一只只估值过十亿的独角兽散落在硅谷的各个角落。一边是随处可见,躺地就睡的流浪汉。正好构成了一个完整真实的美国。

 

 

 

每一个流浪汉曾经(或者现在)都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而他们也和我们很多人一样,在寻找着人生的第二次机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那天密探和朋友一起载着一个需要搭车的流浪汉去了他想去的地方,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听他成为流浪汉的故事,最后朋友把他自己的睡袋也送给了他。

 

他说:“朋友,下次来这个街区找我,我一直都会在。”

 

 


 

关注硅谷密探

紧盯全球创新趋势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