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虽好,不要裸奔。

 

众筹产品很酷?多少硬件公司迈不过“发货”那道槛

 

 

史上最高众筹案例,死了。

 

今年1月,那款“竹蜻蜓” Lily Camera 又火了一次。只不过,这次火,是因为它死了。

 

还记得2015年时,那个往空中一抛,无需操控,就能够实现自动跟拍的无人机,再加上防水、手掌降落等功能,简直不能再酷了。

 

当它以预售价499美元进行众筹时,创下了超过80个国家、不少于6000名付费支持者,超过3400万美元预定金额的预售成绩。至今,无人打破。

 

然而,今年1月份 Lily 无人机的支持者们没有等来最终发货的消息,却等来了公司 Lily Robotics 关门的邮件。在这之前,Lily 已经连续跳票几次了。

 

其实,像 Lily 一样众筹但最后无法发货的例子数不胜数,毕竟,只要稍微留意一下,著名的众筹网站像 Kickstarter、Indiegogo,死掉的产品实在太多太多了。

 

尽管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这两个平台并不发布详细的统计数据,但伦敦一家众筹研究中心的调研报告显示,仅2015年,Indiegogo 平台的项目成功率只有13%,Kickstarter 也只有31%的成功率,这意味着,三分之一的项目,最终都死了。

 

不管是 Lily ,还是无人机 Zano 等,众多硬件公司在众筹时都难免遇到从原型到量产的跨越,鸿沟跨不过去,就栽在沟里了,而粉丝们的钱,多半也就泡水里了。。用密探同事的话说,自从支持了一个产品50美元跳票后,再也不相信众筹了。。

 

硬件不易做或许是不少硬件公司创始人的心头病,要知道,不是只有炫酷的视频和初样就够了,迈不过发货槛,众筹就等于“裸奔”。

 

 

密探最近采访了一家硬件公司 DouZen,就跟他们创始人聊了聊到底怎么迈过众筹后的“发货槛”的。

 

用这位创始人 Ken Miura (三浦谦太郎)的话说,把量产门槛设在众筹前,先迈过这道坎再众筹,就是自己的一点心得。而这点心得,也是自己获得教训的总结。

 

三浦谦太郎

 

用“遥控器”连接各地的亲人

 

量产的第一步,那得先有产品模型吧?没错,三浦在做的一个产品叫 Hale Orb,长这样:

 

 

 

乍一看像一个球?又或者是一个盒子?其实都不是,这是一个家用遥控器。没错,用来遥控电视的。

 

三浦说,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因为家庭成员分布在世界各地:父母和两个姐姐在日本,有一个姐夫是中国人,姐夫的父母在中国,自己在美国。他总想用一个简单的方法让大家知道彼此的近况,尤其是年纪大的长辈们。而 Hale Orb 的 Hale 在夏威夷语中就是“家”的意思。

 

可能你会下意识地说,这年头,用微信啊,用Facebook、Line 传照片不就好了?但试想一下,真正把社交软件和智能手机玩得很溜的长辈们又有多少呢?(至少密探的爷爷奶奶就不行…… )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利用长辈们生活中更为熟悉的电子产品--电视。

 

这个遥控器的用法是,先把配套的 HDMI 转接头插在电视机,把遥控器和电视相连。需要上传照片的用户能通过官方 APP、浏览器甚至电子邮件、Facebook、Googld 云等将相片导入 Hale Orb 云端数据库。每当有新的照片分享到云端,遥控器就会收到提醒 “有新照片了”,爷爷奶奶们打开电视就能看到儿孙们最近上传的照片啦。

 

看个视频就知道怎么用了:

 

 

别省钱!用专业的人

 

从两年前有这个想法,到拿出样品,三浦说,得益于 3D 打印,初样很快就出来了。但是从初样到最终发货的产品,内部设计其实是“从零来过”。最主要原因在于,初样从内到外都依赖设计师完成,并没有找专业的机械工程师加入。

 

Hale Orb 设计草图

 

“ 机械工程师跟工厂联系更密切,所以他们更加清楚了解什么能够真正生产,什么不能。” 三浦告诉密探。

 

Hale Orb 的内部结构包括 LED 灯、电池、麦克风、按钮等多个小物件,按理说,组装起来就好了。但实际上,在这么小的空间能够组装起来只是第一步,还需要满足测试时结实、把玩起来流畅等细节,这一切都是设计师无法在设计层面考虑到的。

 

“总不能小孩子用力拍一下就挤压到内部零件,坏了,也不能转起来太生硬。这一切,都需要专业的机械工程师跟工厂来来回回地磨合。”如今,三浦的机械工程师团队当中,都曾有过索尼等硬件大公司背景。

 

成本不够?提前跟工厂

 

除了请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三浦说,要早点跟生产的工厂进行接洽,获得产品的成本,有助于厘清众筹时的价格设置。

 

记得在 Lily Camera 死亡后,曾投资了 Lily 的国内投资人王笑在总结中曾表示过,不要低估资本的价值,公司发展所需要的资金永远比你想的多,尤其是硬件公司,研发生产成本估计的基础上至少要乘以2到3。

 

今年年初,三浦曾跟日本、台湾和大陆多个工厂进行接洽,讨论产品量产的相关事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关于产品的成本,就是工厂给他的建议。

 

原来,最初样品为塑料外壳,成本价格可能是几美元,但是三浦发现,做成实木能够更结实,也更有质感。无一例外,工厂都表示,这样就需要考虑材料成本的增加,比如从塑料到实木的改变,光外壳的价格就增加了 30-50 美元,差了不止10倍。

 

“要是早半年谈就更好了”,但尽管如此,三浦还是很庆幸,正因为事先跟不同的工厂了解到材料带来的成本变化,及时赶在网站众筹前进行了评估,从而有效地控制了成本和产品众筹价格的设置。

 

 

左为塑料外壳,众筹价格149美元

右为实木外壳,众筹价格249美元,相差100美金

 

三浦对硬件生产的成本问题表示赞同。他认为,硬件公司最难迈的槛是如何从初样到量产。虽然初样很容易,但从初样到量产,根本不是同一件事。“初样可以很容易用3D打印做出来,可以不考虑成本,但是量产就要考虑成本。众筹里有多少公司是因为资金不够,做不出产品而死的。

 

想清楚,众筹为了什么?

 

 

说到众筹,有公司是这么做的:先拿一笔钱,拍个最炫酷的视频出来,赚个吆喝;还有的公司,先拿个PPT 出来,诉说一下情怀……但好文案、好创意、好视频就等于众筹成功吗?

 

“你的这款产品,有消费者愿意买单吗?众筹会是一个简单的测试法。”正是天使投资人的一句话让三浦思考众筹。

 

从产品初样,到今年5月在 Indiegogo 进行一个月众筹,最终 Hale Orb 用40个小时筹满了预期金额,有240位用户预定了产品。其中,60%比例为美国用户,40%为日本用户。“想了半年,到底要不要众筹。但我们为了获取市场数据、客户反馈,决定开放众筹。”

 

三浦说,这个数字自己挺满意,虽然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数字,但超过100个人,就意味着这个产品的概念、想法是被人接受的。还让他印象很深的一个细节是,在餐厅遇见一个77岁的老奶奶,当她看到Hale Orb 之后立刻好奇凑上来问这是什么,当了解到如何使用后,奶奶说“保证会火”。

 

 

 

对三浦来说,早期用户的反馈甚至能成为改进产品的灵感。比如,麦克风功能就是一点。有老人家希望,看完照片后对着 Hale 说几句“孩子好可爱”的回应,透过麦克风传递就不错。当前,麦克风已经内置在第一代产品中,并在软件中加以设计。

 

众筹顺利完成,下一步就是年底的出货了。三浦说,自己有信心,因为结束采访的第二天, 他就要去台湾的工厂谈最终的生产了。

 

Hale Orb 即将启动种子轮融资,欢迎感兴趣的、有硬件相关背景的投资机构联系密探。创始人们,看完 Ken 的分享,如果还有什么“专业坑” 需要分享的,欢迎留言告诉密探~

 

硅谷密探报道的项目被以下资本密切关注:

 

GGV、Y Combinator、DFJ Venture、华山资本、SV Tech Ventures、LDV Partners、NewGen Capital、华岩资本、SocialStarts、TEEC Angel Fund、Amino Capital、500Startups、Plug and Play、博将资本、新进创投、西湖资本、HEDA Ventures、浙江创新中心、BOE Ventures、UpHonest Capital、Preangel Fund、国科投资、德成资本、腾讯众创空间、百度战略投资、真格基金、经纬创投、红杉中国、创新工场、中科创星、黑洞资本、集结号资本、云起资本、高瓴资本、蓝湖资本、线性资本、星河互娱、丰厚资本、浩方资本、阿尔法创投。

 

欢迎更多的项目联系我们:contact@svinsight.com